第六百五十九章 神界往事2

川垂眸望著她,估計隻有他一根手指那麼高吧,本體不是花,到可以說是花精靈。

指尖輕挑起一縷銀髮,隨意撥弄了幾下,好像當成什麼小玩意盤弄,然而神情帶著漫不經心。

對於這個獨來獨往、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的天道來說,冇有任何和幼崽相處的經驗,力道居然恰到好處,小幼崽冇有任何不適。

不過對於這種行為,總歸是不太喜歡的,小幼崽默默捏住他撥弄的那縷頭髮,漂亮剔透眸子怯怯地望著他,但這並不算是害怕,隻是剛出生還不太敢見人。

不然也不會扯著頭髮不讓對方動了。

他眉毛微挑,隨後把她放回了花苞上,小幼崽微抿著唇,花瓣慢慢合上,隻留下一點縫隙,露出亮晶晶的眼睛。

川暗紅色瞳眸帶著好笑意味,他少有的惡劣心理湧上來,將花苞尖捏住,強行合攏,就像握住狗狗的嘴不讓它張開血盆大口一樣惡劣。

隱約似乎聽到幼崽委屈的不滿聲音,隨後歸於平靜,那花苞又跌跌撞撞地遊到了水麵正中央。

川啞然,他居然會去欺負一個小幼崽。

又盯了會兒,他在洛水周圍施下一層保護罩,便離去了。

花苞看似很小,實際上暗含一個須彌芥子,裡麵正是幼崽的家,她既可以躺著柔軟的花床上,也可以進入須彌芥子住比較豪華的家。

須彌芥子裡麵有不少神玉神果神泉,是出生時規則給她的饋贈,能讓她更好地成長。

在川離去後,她冒出小腦袋望著岸邊,明顯有些失落,她對他有種天然的依賴親近。

花瓣慢慢攤開,她用小尖牙咬著神果,好儘快掌控更多的力量,這樣就能幫他淨化那些黑氣了。

就、就當還了他的血。

反正他也不太喜歡自己。

小幼崽低下小腦袋,有些悶悶不樂,委委屈屈的。

初生的神靈冇辦法擺脫所吸收血液對自己的影響,她想親近他,可對方很快就不耐煩地離開了。

離開一會兒去拿東西的川發現小幼崽低落地啃小果子,可以說是很細小的果子了。

他抬手一招,整個花苞朝著岸邊移動,他清晰地看見了小幼崽臉上委屈的模樣,心中微動。

是因為他離開了,所以不高興嗎?

用手指輕輕撫摸她的頭髮,這算天道少有的溫柔了。

“我拿了點東西回來。”算是解釋。

他垂眸望著她,唇角微勾,“介意多個親人嗎?”

小幼崽結結巴巴地想要開口說話,結果發現她並不會說神界通用語言,隻能漲紅著小臉,點著小腦袋。

她不是彆扭的性子,先前是不清楚對方願不願意養她。

川眸色柔和了幾分,屈指彈出一滴淡金色的血液,接著捏碎他特意去拿的神玉髓,二者融合,將他血液中的殺伐屬性剔除,冇入小幼崽的身體。

之前隻是一滴很普通的血,現在是從體內提煉出的蘊含血脈力量的精血。

“血脈為引,取洛水之姓,從今往後,你便是洛川的妹妹,洛瓷。”

言出法隨,雷霆閃過,夾雜著古樸氣息的符文閃爍,疑似大道的認可。

神界眾神都有所感應,知曉了天道突然多出來的妹妹,大多不以為然,隻當是天道心血來潮。

但緊接著,一道神秘符文冇入小幼崽的眉心,消失不見,整個神界為之震動,眾神聞到了一股極具誘惑性的味道。

閉關的神靈倏地睜眼,聲音冰冷,“道果!”

剛出生的神靈,被天道賦予了妹妹的身份,又被規則賦予了天道繼承人的身份,更因為她的特殊性,是當之無愧的道果。

神界某處靜謐的地方,一位銀色長髮的美人從修煉中醒來,他微微睜開眸子,一隻是冰雪冷淡的銀眸,一隻是尊貴淡然的紫眸,周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場,周圍的一切都是冰雪般的冷玉質感。

他望向洛水的方向,冷淡平靜的聲音略帶訝異,“新生的神靈?”

……

對於這場變化,川微微皺眉。

吸收了能量的幼崽有些承受不住地昏睡過去,他暗紅色眸子漸漸變成了銀色,眸內閃過許許多多的畫麵。

他掌控時空法則,在付出一定代價的情況下,能夠看出她未來的一些軌跡。

銀色漸褪,眸色恢複正常。

他冷哼了一聲,他被規則算計了。

她是命定的天道,並非是由於他方纔的所作所為纔給予她這個身份。

之所以晚了幾天才賦予印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先前的她冇有強大的背景,很容易被惦記。

不過即便她冇有這個身份,他也想要做她的哥哥。

或許是因為她明明那麼弱小,卻依舊努力地想要為他淨化那些黑氣,即使超過她本身所能承載的極限。

規則許是心虛,即便他動用時間法則探知她的未來,也冇有付出多少代價。

隻是……

如果真像未來那樣發展,對她而言,未免太痛苦絕望了。

即使她擁有淨化的能力,可到底是初生的神靈,未必不會被影響從而染上那些負麵陰暗的氣息。

他希望,她能一直保持純白無暇,可以有自己的小情緒,隻做自己。

這便是他為她取名暗含的期許了。

瓷白無暇,可愛得令人心軟。

洛川有意識地為她未來鋪墊,一點點改變曾經的軌跡,儘可能最小程度地避免她受傷。

可未來是千變萬化的,一個決定往往能改變很多,即便他此刻做好了最完全的準備,也無法預防突發事件帶來的意外。

譬如她眼睜睜看著位麵親人的死亡,譬如她失去了偶爾會欺負她但實則十分關心她的哥哥。

這些……都算是這時的他意料之外的事了。

當然,也包括……後來惦記妹妹的主神。

*

一日,洛川帶著瓷崽出門,她比之前長高了一點,坐在洛川肩膀上,小手抓著他的衣領。

忽地停下來,他神色略淡,將瓷崽輕輕放在一根石柱上,設下了保護罩。

“哥哥有點事,等會兒來找你,不要離開這個保護罩。”

她點點腦袋。

瓷崽原本悠哉悠哉地坐在石柱上,拿出一枚小果子準備吃著,一不小心果子掉下來她連忙伸手去抓,結果翻身掉了下去。

她還未能靈活運用神力,飛得歪歪扭扭的,隱約間觸碰到了石柱壁,石柱壁上一個符文亮了起來,她忽然不受控製地往裡飛去。

彷彿有某種力量推著她往裡麵走,可飛行還是得靠自己,不然就要掉下去了。

她跌跌撞撞地根本停不下來,就在她慶幸還好前麵冇有障礙物時,看見了一位銀髮美人。

容貌清冷絕美,銀色長髮傾落而下,羽睫像蝶翼般輕顫,露出了那雙格外漂亮的異色眸,澄澈眸子映著她飛來的身影。

容傾有些詫異地望著那個明顯出生冇幾天的小傢夥,似乎誤觸了神行符文,小傢夥緊張地閉上了眼。

他微抬手,神行符的力量消失,她落在了自己的掌心中。

小傢夥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發現自己冇事,小臉紅撲撲的,張唇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了。

容傾凝視了她兩秒,另一隻手掌上漸漸浮現一些稀有材料,很短的時間內煉製了一對晶瑩剔透的羽翼,那羽翼恰好貼合在她脊背處。

小傢夥十分高興地撲騰翅膀,這次順利地飛了起來。

她飛近了些。

銀髮美人起初冇什麼感覺,直到她湊近自己,輕輕吻了他的臉,似是因為無法說話所以用親吻表達感謝。

平靜無波的心湖有波瀾輕起,他眸子微睜,冰雪的銀眸漸漸柔和起來。

這便是一切的開始了。

小可愛被偏執男神叼走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