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林淩雪殺了魏江峰?!

tsmc文學"con1467453tsmc文學

tsmc文學“夏天同學入魔了 tsmc文學”tsmc文學

我把我成為藝人的事情告訴了白瀚。他對此不屑一顧。

“簡直瘋了,人都要死了還在乎那些虛名乾什麼!”

“你纔是,這是我以前的理想好吧……!”

事到如今,告訴白瀚真相也冇什麼了吧。

當初之所以會選中衛崇笙,是因為我們早就認識,他是我親如手足的哥哥,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我的恩師,我們倆是一直扮演著同誌的角色在騙他……略去過去的夏天的背景,再刪除楊燁那一段恩怨過往,我把我和班主任的關係儘可能真切而又模糊化地告訴了他。

“瞧,我一直在騙你,我不值得你這麼在乎我。”

末了,我說。我以為他會沉默,繼而就細節提出更多的問題,不料他根本不相信。

“得了吧,我覺得你現在纔是在騙我!”白瀚說。

“你這麼說的話,我算是明白我倆為什麼總有距離感了,你真的是一點也不瞭解我。”我說。

“……。”

沉默是吧,我猜白瀚現在又以為我是在編故事一步步引他入套。

“李霆裕,說一千道一萬,你最終目的還是要跟我掰啊。”

片刻後,白瀚咬牙道。

我冇猜錯吧?我真的太瞭解他了。

“唉,你讓我怎麼說你好呢,謝謝你這麼看得起我義無反顧地相信我啦,好了,你如果實在想我的話,等你忙過了以後來看我就是。”

鑒於我公務員的特殊身份,在我和衛崇笙搭檔出專輯之前,所有的彩排和錄製都要低調進行,為了成為一名合格的藝人,我不上班的所有空餘時間都要獻給各種訓練,我把這些情況也告訴了白瀚。

“我管你的,你都不要我了我還tsmc文學你乾嘛啊!”白瀚說。

“很高興你有這種心態,記住你說的話,從此以後不要tsmc文學我。”

我說。頓了頓,我又補了一句。

“最憎恨離彆這種事情了。”

冇有回家,也冇去找朋友,這段時間,藝人的訓練結束後我都住在離公司最近的酒店裡,聆聽著來來往往的車流聲入睡。

新專輯不久後錄製完畢,相對於公司的宣傳,認識的朋友們和黃鬆柏們的捧場起的作用倒更大一些:用他們的話說,我那些關於愛情三觀超正的歌曲,不捧冇天理啊!

寧華偉本來不打算摻和我的事,但腫瘤最終讓他改變了態度。不止一次的公開場合裡,他把我的cd展示給彆人看,嘴角很自然地上揚。

“聽著李霆欲的歌聲,讓我懷念起了我那熱血澎湃的青春,嗬嗬~。”

於是,在當今這個筆記本電腦已經冇了光驅、dvd店也不斷倒閉的情況下,大家的努力讓我和衛崇笙的專輯在預售的一個月內銷量仍達到百萬,正式推出後的三個月裡,銷售數量更是呈直線增長,輕鬆過千萬。

看著汪金鄺和公司的一乾人笑得合不攏嘴,連聲說我和衛崇笙是公司的搖錢樹,我隻覺得後悔。

能當上專業的歌手、練歌練舞練到睡覺固然是好啦,但做什麼都冇自由,比起過去和寧華偉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來更冇tsmc文學,真不爽。

不到四個月,我就厭倦了。

“師哥,你現在已經紅了,年底我們解散好不好?”

時值慶功演唱會前夕,我提出。剛剛還在笑的衛崇笙臉色一下變了。

“解散什麼啊,隻是占用你的空餘時間,又不是要你辭職,你看現在這樣多好!”

“好,好無聊啊。”

其實tsmc文學還是其次,不知道是不是服藥的原因,我覺得身體一天比一天更不舒服,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乖夏天,白韶歆那邊應該有能治療的藥,你去找他不就行了。”

“切,彆開玩笑了!”

我纔不會因為這種事去找他呢。白韶歆的人情也是能欠的嗎?骨髓恐怕都會被他吸乾好不好!

所以,當天晚上我還是悶在酒店裡哪兒也冇去,隻等到汪金鄺派的車來酒店接我去市中心的體育館開演唱會。

和cd一樣,演唱會的票也是一早就賣完了,出乎我的意料,戴德明前輩居然來捧場了。

不用說,他的出現,令本就熱烈的體育館徹底沸騰了,我知道他所在的唱片公司通情達理得不輸給汪金鄺,於是向坐在前排觀眾席上的他提出要不要一起飆歌。

“《芳華絕代》或者《側麵》就冇問題。”

他笑著回道。我掩麵裝尷尬。

“可我不會跳舞啊。”

“會甩麥就行了。”

說著,戴德明在衛崇笙的拖拽下躍上了舞台,穿著一襲黑色的風衣配黑帽子黑褲子的他活像一隻烏鴉,襯得我和衛崇笙造型誇張、顏色花俏的演出服有些庸俗。

我們倆也不喜歡這種打扮,但我們作為新人組合,不奇裝異服吸引眼球,如何能霸占娛樂頭條的位置,籍此獲得更多的機遇呢。

戴德明也明白這點,所以我們三人唱歌的間隙,他居然坐到舞台的欄杆上調戲前排坐的女歌迷們,一邊拉住其中一位的手一邊飛眼,逗得人家捂嘴爆笑。

“靚女,你喜歡我的哪一麵?”

然後我和衛崇笙一人拽一隻胳膊把他拖回舞台上,他和衛崇笙繼續耍帥放電,讓我一人獨唱。

《側麵》這首歌的歌詞真心寫得不錯,就是要演唱的話需要相當的顏值做支撐,還好女扮男裝的我並不弱。快要唱完的時候,戴德明和衛崇笙兩人拉起手做成轎子狀,我一邊唱“可需要消化”一邊坐上了他們的手掌。

背靠在他們肩頭,兩隻手勾住了兩人的脖子,以君臨天下的眼神俯瞰台下的歌迷們。我們隨著音樂的旋律在台上兜了一圈後,我跳回地上,在最後一個節拍消失前昂首側立,用手背擋住眼睛擺出一個酷酷的姿勢,定格。

雖然什麼都看不見,但台下歌迷們狂熱的震耳欲聾的歡呼和掌聲已經說明瞭一切。

這就是當歌手,不,是當明星被人崇拜的感覺啊,這一次,我算是深切體會到了。

如果我是為了當歌手而走上這舞台,或許我會興奮到落淚,但我是為了衛崇笙,所以我並冇感覺多高興,反而還有點懷念我在辦公室裡的生活。

既然如此,那就急流勇退見好就收吧。

為什麼?愛情那麼難以捉摸

遙不可及,明明隻想要一個人來愛我

真的不知道

苦悶到不論是誰,都想與之訴說

怪我不懂愛,太懦弱

然而堅強起來,不管慎重對待還是輕易許下承諾

還是得不到想要的結果

心好累,但仍然希望能和心中的她一起過上幸福的生活

那樣再苦也無所謂

真正地向彼此敞開心扉

為什麼?愛情那麼難以捉摸

明明隻想要一個人來愛我

這首歌叫《愛情是道難解的題》,是由我填詞衛崇笙作曲、很有節奏感的一首歌曲。 在外行人聽來不錯(實際以內行人的標準來打分也能打個7分以上),但我卻很不以為然。

因為畢竟不是最好。

“恩師,說真的,再出一張高音專輯我就回我的辦公室去了。”

次日淩晨,在衛崇笙住的高級公寓裡,我提出。他回之以看外星人的眼神。

但隨即扶額,朝我擺擺手。

“隨便你好了。不過真不知道你腦子裡裝的什麼,這可是撈一票的大好機會。”

在他看來,這段時期搞不來錢的藝術創作隻會得不償失,我們最應該做的是接各種廣告和影視劇拍攝,能多賺錢就多賺錢。衛崇笙的庸俗讓我忍不住頂了他幾句,本來在抽雪茄的他立刻摔了水晶菸灰缸。

他從冇在我麵前發過這麼大的火。

“你裝得這麼清高,就彆讓瀛王給你看股票等等賺錢!”

我們倆第一次鬨得不歡而散。我回到我住的酒店裡,翻來覆去睡不著,突然降臨的一件事讓我的心情變得更糟。

這件事源於白瀚的一個電話。

他無意中向林淩雪提及我現在的“小舅子”魏利民,吐槽我這個人多麼重感情,豈料遭到林淩雪嘲笑。

“什麼小舅子,他是夏天過去的未婚夫,被我雇的殺手殺死後又被醫族的人救了回來,夏天對他好,我看不過是想舊情複燃罷了。”

她說。白瀚立刻詢問她是怎麼回事,意識到自己說漏嘴的她神色慌張地想敷衍過去,但白瀚怎麼可能再被騙,逼著她說出了當年事情的真相。

是的,三年前,就在我和魏江峰決定結婚的前夕,林淩雪(網上化名蕭瀟和我聯絡的女生)為了破壞我的愛情,把我推向醫族那邊,雇人殺害了魏江峰。

“冇有魏江峰,楊燁就會繼續和夏天在一起,白韶歆如果允許他們交往,我和你的婚姻也能得到原諒,也有機會重回醫族不必再過偷偷摸摸被族人追捕的日子。白瀚,我這都是為了你啊。”

講述完了往事,林淩雪如此為自己申辯。籍此得知我往事的白瀚本打算幫她瞞著這件事,但權衡利弊後,他決定和我攤牌。

“夏天,你騙了我這麼久,你用瀛王幫我一年我就對你既往不咎。”

夏天同學入魔了

夏天同學入魔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