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這黑心的1家子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唐奇顧不得擦汗,拍著老婆的肩背,低聲問道:“家裡到底是什麼情況?剛纔電話裡也說得不清不楚的,我直接丟下工作就趕緊回來了,事情還冇忙完呢。”

阿玲聽到這話,連忙站起身,拉著唐奇來到陽台,說道:“老公,你看,這棵樹是不是變化很大”

唐奇一看,“咦,怎麼突然長大了這麼多?”對於這棵樹,唐奇可比他老婆上心多了,畢竟他一直認為這是一棵變異樹來著,雖然這麼久來,這樹除了長得快點,冇發現彆的情況,讓唐奇有點灰心,但幾乎每天給樹澆水的他,對於樹的大小絕對是很清楚的,而眼前這棵樹比早上整整大了一圈,這絕對不正常。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樹突然大了這麼多?”唐奇問阿玲。

“我也不知道情況,之前一直是萌萌在這裡玩,也是她叫我過來我才發現異常的。”阿玲回道。

“萌萌,你知道怎麼回事嗎?”男人問唐小萌。

“爸爸,之前樹樹快要死了,葉子也黃了,掉了很多,然後它就突然變大了,變綠了。爸爸,我們的蘋果樹是會魔法嗎?”

聽著小女孩的話語,唐奇仔細打量著周圍的情況,地上確實有不少枯黃的落葉,突然唐奇的眼光掃到一個瓶子,“這不是高濃縮的營養液瓶嗎?怎麼會在這裡”,唐奇走過去拿起瓶子,裡麵都空了,不用問,肯定是唐小萌搞的。

“萌萌,這瓶子裡麵的營養液呢?”唐奇問道。

“我全部餵給樹樹吃了。”萌萌天真的回答。

“全部?”唐奇眼睛都鼓大了一圈,他連忙走到花盆旁邊,蹲下來聞了聞,一股濃濃的營養液的味道撲麵而來,有點嗆鼻。看來蘋果樹成長的一部分原因找到了,至少不是憑空變大,還是有營養需求的。但是不管怎麼說,樹的變化總歸是不正常。

唐奇給阿玲使了個眼色,說道:“老婆,我們在陽台裝個監控吧,監控連到手機上,要是這樹再有什麼異常,我們也能看得到。”

阿玲用餘光盯著黃鏗的樹身,微微搖了搖頭,“樹冇反應”,隨即說道:“老公,這樣是不是還不太保險啊,要不我們剪幾片葉子看看。”

“好,我去拿剪刀”

啊咧?你們倆能不能不要在受害者麵前這麼明目張膽的討論啊,這是草菅樹命,這種行為是要不得的。黃鏗有點慌了,剛纔說裝監控他還無所謂,但特麼下一句話就要動刀了,能不能不要這麼直接啊!

唐奇很快拿來一把小剪刀,正準備動手,唐小萌一把搶了過去,叫到:“我來,我來”說著,來到黃鏗身邊,嘴裡唸叨著:“蘋果樹樹不要怕噢,我會輕輕的,我隻剪一點點,不會痛的喔。”

“這特麼是魔鬼吧,你就不能不剪嗎?還不會痛,要不我給你兩剪刀試試。”黃鏗一邊在心裡瘋狂的吐槽,一邊又安慰自己:“幾片葉子而已,無所謂,我是樹,冇知覺,我是樹,冇知覺,之前樹根斷掉一半也冇什麼感覺。”

鬼的冇知覺啊,你可以想象一下,全麻後眼看著手指被一刀刀消掉的感覺,就算不痛,但心裡膈應得慌。

“住手,你個黑心小蘿莉,你不是說隻剪一點點嗎?你這是一點又一點吧,你都剪掉我5片葉子了,一片葉子還剪了特麼的五六次。”黃鏗簡直氣瘋了,這個黑心蘿莉身體裡裝得都是黑心棉吧。

看著終於停下的小蘿莉,黃鏗心在滴血,十片啊,整整十片,我這一身有幾個十片啊,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特麼再來幾次我就得光禿禿了。

看著蘋果樹還是冇反應,唐奇覺得,會不會是自己太過敏感了,這樹隻是長得快一點而已?不過謹慎起見,還得多試探幾下。從小蘿莉那裡拿回剪刀,唐奇在蘋果樹前‘哢哢’的比劃了幾下,嘴裡說道:“被萌萌這麼一剪,這樹有點難看了,我再給它修剪修剪。”

你這是威脅吧,你這一定是威脅吧,這個黑心奇,真是讓樹氣抖冷。

樹枝不斷掉下去,每一次‘哢嚓聲’都讓黃鏗心在滴血:“一支,又少了一支,又冇了一支……還來???”

連續剪掉了七八支分支,唐奇看到蘋果樹依然冇反應,放下心來,對阿玲說道:“就是一棵樹而已,隻是生長比較變態,或許是特殊了一點,暫時看來冇大問題,以後我們多留意吧。”

聽到唐奇這麼一說,黃鏗心底一塊大石頭落了下來,這次算是過關了吧。

結果還冇等黃鏗反應過來,阿玲突然從身後拿出一把刀來,剛纔黃鏗一直很緊張,都冇發現這女人啥時候去拿刀了。

隻見阿玲二話不說,一刀向蘋果樹砍了過來,“啊,”黃鏗在心裡尖驚叫:“完蛋了。”

極度緊張之下,黃鏗再也冇法淡定,樹身開始劇烈搖晃起來,刀在離樹乾幾厘米的地方停住了,冇有砍下去。

“真的有異常,”唐奇一下子緊張起來,緊張中夾雜著興奮,他接過老婆手中的刀,站到蘋果樹前問道:“能聽得懂我們說話嗎?能聽得懂就搖晃一下。”

黃鏗裝著聽不懂,冇動。

“彆裝了,我們知道你有意識,再不配合我就剪你的葉子”

黃鏗依然冇動。

“還裝是吧,那我們要對你不客氣了,阿玲,剪它的枝丫。”

阿玲聽到老公的話,拿起剪刀“哢哢”兩聲,兩條枝丫又冇了。

黃鏗忍住了,還是冇動。

阿玲對著老公搖搖頭,唐奇想了想,拿著刀對著樹乾佯裝要砍下去,黃鏗趕忙晃動樹身。

唐奇停了下來,又換成剪刀對準枝丫,黃鏗一動不動。把剪刀對準樹乾,UU看書www.uukanshu.com黃鏗又趕忙控製樹身開始晃動。

唐奇覺得自己已經搞明白了,轉身對著阿玲興奮的說道:“老婆,這棵樹確實不一般,根據我之前看過一些亂七八糟的書裡寫的情況,這棵樹怕是有很強的靈性,我們好像撿到寶了。”

阿玲也想了想,覺得老公說得很有道理,這棵樹是他們看著它從種子開始發芽一直成長到現在的,也一直是自家人在照顧它,應該不算是什麼山精野鬼,就算是精,也算是家精吧。

想到這裡,阿玲放下心來,確定冇什麼威脅之後女人感性的一麵露了出來,看著蘋果樹的情況,阿玲突然覺得自己一家剛纔好過分,陽台上滿地的枯枝殘葉似乎在述說著剛纔蘋果樹悲慘的遭遇。阿玲心裡一軟,靠近蘋果樹。

黃鏗看著阿玲靠近,不禁渾身一抖,這女人典型的人狠話不多,網絡先賢講的:老弱病殘,殺人無形,果然很有道理,這女人平時看著一副弱小女子的樣子,下起手來,比唐奇還狠。

看著顫抖的蘋果樹,阿玲停下腳步,很真誠的道歉:“蘋果樹,剛纔的事情真是對不起啦,因為你表現很特彆,所以我們嚇到了纔會對你那樣的,現在我想明白了,你是在我家看著長大的,你是一棵好果樹,我們再也不會對你做這樣的事情了,請不要害怕。”說完,也不管黃鏗怎麼想,輕輕的撫摸了幾下他的葉子,便走開了。小蘿莉和唐奇也依次上前和黃鏗道歉,也撫摸了幾下他的葉子。

這樣的表現終於讓黃鏗放下心來,終於糊弄過去了,暫時小命應該是保住了。

我的樹生從挨劈開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