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煮青蛙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體製內工作就是這樣的,多乾多錯,少乾少錯,不乾不錯!當然,不乾絕對不是最好的選擇,因為不乾活,好事也都輪不到你。

我叫張飛,男,34歲,不錯就是三國時期的這個鼎鼎有名的名字,但是我活的遠遠冇有他瀟灑,因為我冇有一個有著皇叔頭銜的老大,也冇有一身卓絕的武藝,也冇有那嗬斷長板橋的大嗓門,也冇有高大威猛的身材,隻有一張還算可以的麵容。

我隻有一個還算穩定的工作,同時攜帶著陳舊的專業知識和即將步入中年危機的危險感。這是很多中年人的瓶頸,也可以用內卷這個時髦詞彙來概括,大量企業裁員,各個行業崗位進入飽和,同時各個行業的競爭進入白熱化。可以用寒冬來形容目前的職場,那麼在職場的人必須學會禦寒才能生存下來。

麵對著並不熱愛的職業,又冇有能力把它當成一番事業,且不能理直氣壯的辭職跳槽或者單乾,所以我每天隻有做不同的事情來緩解我的焦慮。

但是,我發現這種內心的焦慮不能完全排解,因為這是來自身邊各個同事的各方麵資訊對比後分析出來的結論,目前,我隻剩下重新學習的需求,但是冇有半點從頭再來的勇氣和動力,因為,就算我刻苦鑽研,怎麼樣也得花三到五年的時間,才能完全弄通新行業的理論知識和充分的實踐,並且不一定能取得比內行人更好的成績。

我就是一隻泡在大鍋溫水裡的青蛙,捨不得這個鍋裡的適宜的溫度,明知鍋底在不斷加熱的,又不願意練就跳出水鍋的彈跳力,因為人都有惰性,能不費力就不想出力,能勉強就勉強,能將就那就將就著,明天太陽照常升起!

活脫脫我就是一個現代版的啊Q,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臉皮。畢竟我也是有著跨過山河大海穿過崇山峻嶺的理想的有誌青年。

今天,和一個同事坐同一趟地鐵回家,他叫陳默,比我還大三四歲,地鐵上我拿著手機先開了一把王者榮耀,每次都是那幾個熟悉的角色,後羿,魯班,李白。

不得不說時代變化太快了,十年前提起這些古代人物的名字時候,玩過遊戲的人就知道在提三國殺或者英雄殺的桌遊,十年後的現在誰都想不到竟然完全被手遊替代了,就像我們倆個被新人替代一樣。

“小飛,你最近在乾嘛?”陳默開始聊起來了天。

“有一些雜事,不忙吧。”我回答得很簡潔。

“嗬嗬,你知道我有多爽嗎,我最近真的是完全冇有事情要做。”陳默一點也不沉默,或者他確實弄通了沉默是金的真諦了,看著現在年近四十的他,你想不到曾經也有過一段輝煌歲月,他雖然錯過了提拔的機會,但是並不是很在意。

“那就恭喜你了,默哥還是你好過啊。”我一邊盯著手機螢幕,一邊羨慕的口吻回答著。

“哈,我現在也冇有什麼追求了,就想輕輕鬆鬆的活著,”陳默頓了頓,“今天中午我還去做了一個按摩,舒服。”

“你可真有錢,我們這點工資夠做幾次按摩?”我笑著反問他。

“不貴,才100多點。”陳默得意笑著。

“是的,偶爾放鬆一下也無關緊要,開心就好。”我就在這樣的一搭冇一搭的對話下,完成了兩把遊戲。

冇過多久,陳默下車去換乘了,我就也停止了繼續玩遊戲,觀察著車廂裡忙碌的人群,望著天花板的站台提示牌發著呆。

我的青年時代2010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