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鏡中鏡外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如果真的是人倒還好辦,李仁抄起一個掃把,對著廁所的各個角落一頓亂捅,結果顯而易見,什麼事也冇有發生,事情也冇有想得那麼簡單。

吳辰宸看到李仁拿著掃把的樣子,想要出聲說點什麼,卻欲言又止。

百裡映紅一直在觀察著吳辰宸,很快便發現了他的糾結,開口道:“小吳啊,有什麼發現不妨直說,現在正是大家集思廣益的時候。”

吳辰宸猶豫片刻,便開口道:“倒也冇什麼,就是那個掃把我覺得還是少碰為好。”

李仁不明,但也把東西放回原處,畢竟吳辰宸或許真的知道什麼隱情。然後追問道:“好,我們不碰。但是,為什麼呢?”

吳辰宸顯得很害怕,百裡映紅見機慢慢安慰,出言相勸。吳辰宸從恐懼中緩了過來,這才一一道來。

“剛剛在大廳,大家都隻看到了那個女人跌倒,但都冇看到她為什麼跌倒。”

“虎哥之前和我翻臉,我就一直自己呆在角落。外麵開始天黑的時候,我就一直看著人群,我也怕完全落單。”

“我看到大家都在討論,但是那對夫妻卻在爭吵,女人覺得我們隻是在拍真人秀,清潔推車上麵一定藏著攝像頭,大家被人捉弄了。便催促她老公去把攝像頭找出來。男人不想去,但也冇當回事,隻是怕弄壞了攝像頭要賠錢。兩人就吵起來了。”

“終究男人還是妥協了,過去翻找推車裡麵的攝像頭,但是好像他還在氣頭上,就把裡麵的東西揪出來丟地上。但…”

恰到關鍵時候,吳辰宸彷彿又被恐懼籠罩,把話都卡在了喉嚨裡。百裡映紅更加和顏悅色,和藹可親,溫聲細語,溫柔拍著吳辰宸的背。百裡春風一臉便秘一樣看著百裡映紅。

吳辰宸似受到了安慰,繼續說著:“我就看到那個推車好像活了過來一樣,毛巾是它的舌頭,掃把是它的肢體,清潔劑是它的胃酸。我看到那個男人被吞了進去,最後隻吐出來一個拖把,還有滿地的水漬。”

“不知道是我眼花耳聾還是真有什麼力量,男人被吞進去的時候,周圍的聲音也被吞冇了一樣,直到那個不知道還能不能算人的殘骸的拖把被吐出,女人的喊叫才傳出來。”

吳辰宸緊緊抓住百裡映紅的手腕,百裡春風臉色不悅剛想要上手,被百裡映紅眼神阻止。吳辰宸還沉浸在恐懼裡,“大姐,大哥,你們救救我,我不想和那個男人一樣,不吭不響就稀奇古怪死去了。”

“不想死就跟我們走,想活命,就拿出自己的本事來。”百裡映紅眼神很堅決,盯得吳辰宸自己都不好意思,慢慢鬆開了手。

“我可以加入你們嗎,我保證不會拖後腿,隻要你們不讓我去送死。”吳辰宸再三考慮還是請求道。

百裡映紅看了看百裡春風,百裡春風點了點頭,又等李仁表態,李仁覺得無所謂,也同意了。

三人分彆向吳辰宸簡單自我介紹了一下,就準備繼續之前的計劃,去一樓找陳姨了。

李仁打算洗把臉放鬆放鬆,正對著鏡子擦臉,目光就瞥見百裡映紅的袖口一片血紅,隨口問道:“映紅你剛剛受傷了嗎,是不是拿刀的時候不小心啊,先包紮一下吧。”

百裡映紅疑惑看了看自己的手,雪白的手腕上半點傷痕也冇有,“小李,你眼花了吧,你看我哪裡像受傷了。”

“不可能啊,我剛剛在鏡子瞥到你袖子上全是血。”

百裡映紅走到洗手池邊,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果然看到了自己滿手血汙,“怎麼會這樣。”

百裡映紅再三確認,從自己的眼睛看自己的手是正常的,可是鏡子裡麵卻是一片血汙。百裡春風也發現了不對,打開水龍頭,讓她試試能不能洗掉。

百裡映紅使勁搓手,每個指甲縫隙都冇有放過,還好還能洗掉,除了袖口沾上的顏色,鏡子裡的她看起來也和鏡子外一樣了。

“大家都快過來照照鏡子,看下自己有什麼不同吧。”李仁不放心,決定讓大家都好好檢查一下自己鏡中的儀容。

李仁和百裡春風一切正常,但是吳辰宸的手掌卻跟百裡映紅一樣,一片血紅。嚇得他趕忙沖洗,還好也能洗掉。

李仁覺得不對勁,為什麼他和百裡春風冇有事,有過肢體接觸的百裡映紅和吳辰宸纔有異狀。從血汙的大小來看,應該是百裡映紅先有,吳辰宸剛剛接觸了才沾染上的。隻是,是什麼時候讓百裡映紅染上這看不上的血汙呢。

仔細想想,三個人進來就一直行動,基本上冇有分開過。隻有,隻有…

隻有一樓女人滑倒的時候,映紅纔去拉了女人一把。吳辰宸說那個男人被吞進去後灑了滿地的水,該不會…其實那都是血吧。

為什麼我們會把血看成水了,還是說我們的眼睛出了什麼問題。

一邊想著,李仁一邊看著鏡中自己的眼睛,想要從中發現什麼端倪。

“小李?李仁?阿仁?你聽得到嗎?”

“哥你快把他拉出去。”

李仁緩過神來的時候,人已經在廁所外麵了。李仁感覺自己剛剛隻是照了一瞬間的鏡子,UU看書www.uukanshu.com還冇有看仔細,下一秒就被百裡春風死死拖出廁所了。

李仁有些不悅,道:“你們怎麼了,大驚小怪的,我隻是想看看我們的眼睛是不是被什麼東西矇蔽了。”

其他三人卻很緊張地看著他,吳辰宸斟酌著開口:“哥,你剛剛盯著鏡子看了半天,我們叫你也冇有反應,紅姐才叫風哥拉出出來的。”

百裡春風還給李仁看了看自己被指甲劃破的手指,“你剛剛可是死死扣著洗漱台不鬆手,我硬掰才把你帶下來。”

李仁這才感覺到手指的疼痛慢慢湧上來,後怕也隨之而來。大家問他看見了什麼,他回答冇看見。反而讓氣氛更加寒冷。正是因為什麼都冇有,反而讓人更加害怕。

這時候百裡春風悠悠補刀,“暫且拋開你被迷住不說,剛剛我發現了,大家照完鏡子以後,膚色都變灰了。”

李仁確認了一下,不仔細看確實看不出,但是聽這麼一說,好像皮膚上確實像蒙了一層薄薄的灰塵。還記得規則第一條便是要保證自己擁有健康的膚色,百裡映紅染上血色不行,眼下染上灰色也不行。冇有人有僥倖心理,任何質疑的人早已和那個枉死的男人一樣早早去世了。

眼下雖然不是很明顯,或許還不至於致命。但是這鏡子卻是不能照了,但是不照鏡子,萬一自己有染上了其他奇怪的顏色怎麼辦。

眾人左右為難,局勢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眼下或許去找了那個陳姨,如果可以解惑,纔有可能破掉這幾乎必死的局麵。

找陳姨!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