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人界篇第六章願做黃雀

慶明等人在不遠處盯著洞門口的小妮子,四散開來形成一個包圍圈一旦出了洞門,隨時可以出擊。

阿蠻此刻已經遠離了幾個小的玩伴,慢慢的移身到了門口處。

“大虎哥,今天又是你值崗啊,我怎麼每次都能碰到你啊?”

“嘿嘿,還不是前幾天值崗睡著了嗎,二叔罰我呢這是。”大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答道。

“大虎哥那你可得小心了啊,我老感覺這外麵有壞人在盯著我們啊。”

“放心吧,阿蠻,要是有壞人過來,你大虎哥一叉子就給他個痛快。”

阿蠻在門口擺弄著幾朵野花,身子確是慢慢的往外移動,離著洞口外越來越遠。

“好睏啊”大虎不知不覺間又開始迷糊了起來。

慶明等人此刻已經急速飛遁而來,遠遠的看到慢慢倒地的值守人員,雖有詫異倒也冇有過多去想。

埋伏四人中慶春是距離阿蠻是最近的,手腕一抖,降妖鎖瞬間拋向阿蠻,阿蠻還未及反應便已被降妖鎖困住,慌亂中哇哇大哭起來,就在這時其他三人也圍了過來,四人剛要合在一處,隻聽得慶春大呼一聲:

“不好,著道了,那個妖女已經不在這個小女娃身上了。”

慶春一搭手提起阿蠻的時候突然感覺不到自己的追蹤符記了,多年的修道生涯讓他反應極快,迅速朝其他幾人大喊。

慶明本就落在後麵,此刻聽到慶春疾呼便手掐一個清心道決點在自己額頭之上,以防中了那妖狐的魅惑之術,其他兩人也神色緊張的四處搜尋。

就在此時王二叔,提著一柄鋼槍帶著幾個族人圍殺過來。

“好小子,果然有人在這搗亂。”王二叔滿腔怒火大聲斥罵道。

人未到,手中鋼槍便已朝著近前的慶春投擲了過來

慶春反應不及,一個趔趄摔倒在地,手中的降妖鎖確是落在地上,阿蠻摔在地上吃痛,哭的更狠了。

慶春也不顧其他,轉身就要禦劍而走,這時候確是突然身形一滯,彷彿在原地定了一息,慶春心中暗呼不妙,卻也無法閃身,被王二叔一個跳步追上一劍給刺了個透心涼。

煉體修士在低階戰鬥中優勢明顯,未到法魄境的術士一旦被近身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

“妖狐就在附近,大…家…小…心。”慶春死不瞑目,處處小心還是著了道,臨死之時唯一的念頭便是,為什麼是他。

王二叔,聽到慶明的喊聲,眉頭緊皺。提起阿蠻先護在了身邊。

隻見前方二虎已經被一個道人的火球術打倒在地哇哇大叫,像是受傷頗重。

門口的大虎此時也被驚醒正趕著過來營救二虎,剩餘的兩個族人正在護著二虎往洞門口方向掩殺而去。

此刻的老山洞門口一片混亂,王二叔時刻擔心有妖物殺出

(本章未完,請翻頁)

便一手提著阿蠻,一手拿著鋼劍過來支援二虎他們。

隻見剛剛擊倒二虎的道人正要痛下殺手卻突然變得搖搖晃晃,像是醉酒了一般,緊接著便是一陣寒風吹過,大好的頭顱便滾在了地上,“噗通”一聲,屍首也冒著鮮血倒了下來。

大虎剛跑到二虎身前便被這眼前一幕嚇得渾身一個激靈。

待得一個身影落定,大虎定睛一看原是一個身子婀娜的白衣女子,單手掩唇,對著地上的屍首輕笑道:“原本奴家還以為你們是看上了奴家這白白嫩嫩的身子呢。”

“竟然是想害我性命,先殺了你們幾個算做利息了。”

大虎看這這名女子,眼睛都像直了一般,呆愣愣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王二叔看著乾著急,卻也不敢貿然上前,隻得大呼大虎名字,大虎確是毫無反應。

這名女子就是前幾天附身在王氏族人身上潛入山洞的女子,確是不知何故這老山洞的防護陣法竟然毫無反應。

慶春等人前來設伏之時,便已被這名女子提前察覺,原來當日潛入王氏老山洞前,這妖女便已在周圍早早佈置了警示術法。原本想著附身王氏族人身上慢慢恢複之後便立即遠遁,卻冇想這幾個道人像是狗皮膏藥一般陰魂不散追殺至此。

這幾日謀劃之後便有此計,阿蠻走出老山洞時這名妖女便已迷暈大虎偷偷附身於大虎身上,再施展惑心術控著阿蠻越走越遠,這纔出現了剛纔的一幕。

慶春反應雖然算是及時,但是恰巧又碰到王二叔殺到,陰差陽錯的立時丟了性命。

慶明眼看頃刻間死了兩位同伴,急忙招呼另一名道人禦劍逃遁,隻見這白衣女子似有禦風之能,急忙跟在後麵追殺而去。

慶明二人在前麵禦劍逃遁,心中慌亂不已,兩人對視一眼後便開始兩路逃竄,大難來臨分開逃遁,能跑一個是一個,這白衣女子被慶明眾人追殺多時,對慶明這個帶頭人恨得咬牙切齒,想也冇想直接朝著慶明追去。慶明嘴角微皺倒是渾不在意,繼續催動靈力全力禦劍而逃。隻見這二人一追一逃兜兜轉轉穿梭在密林之中。

隻見前麵的慶明禦劍速度是越來越慢,後麵的白衣女子確是窮追不捨,知道這是人族修士靈力即將耗儘的前兆。二者距離越來越近,白衣女子心中正在高興之時,突然見正前方有個道人的身影禦劍而來,定睛一看這不正是之前與慶明分開逃遁的那人。

白衣女子心中高興不已,正好將此二人一起抓住,但又略感不對,正思索間突然感到周邊天色陰暗起來,身體也不由自主從半空跌落,摔了一個難看。

正在此時,慶明和另一名道人也彙合一處,收了靈劍落到了一邊。

“畜生終歸就是畜生啊,哈哈,想不道吧。”另一名道人難掩喜悅道。

“孽畜,你害我師兄弟多人,要不是長老有命要活捉你,早就將你就地正法了。”慶明心中後怕不已,要不是設此降魔陣備用,今天

(本章未完,請翻頁)

自己怕是也要交代在這裡了。

白衣女子也不搭話,奮力轟擊這個陣法,但不見絲毫效果。

慶明見此也不廢話,與另一名道人合力催動大振欲要強行收服這名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感到體內妖力流失,漸漸的難以支撐人形,索性化為本體妖狐,繼續轟擊大陣。隻見慶明二人大汗淋漓,想必催動這個大陣對他們而言也是負擔集中,陣內妖狐不動轟擊,大陣還要二人耗費靈力不斷維持陣法。

直到半個時辰之後,陣內妖狐已是奄奄一息遍體鱗傷,一看便是妖力耗儘再也無法鎮壓體內舊傷,傷上加傷,已是不得動彈分毫。

慶明二人見狀又催動大陣三十多息繼續榨乾妖狐妖力才肯罷休。此刻的妖狐已經一動不動一副行將死去的模樣。

慶明二人見此也停下了靈力輸送,連忙服下清靈丹,開始打坐調息內力。

半刻之後二人起身,拿出令牌收起大陣準備好降妖鎖準備把這妖狐收起帶走。

就在大陣撤去的一刻,原本不動的妖狐,突然身形變大,張口吐出一枚血紅色妖丹向二人攻去,妖丹出口後妖狐便倒地不起昏死過去。

二人未曾想到妖狐竟有此拚死一擊,躲閃不及,就在此刻,慶明眼疾手快,抓住另一人護在胸前,隻聽轟的一聲二人便被擊飛出去,慶明胸前的那人胸口塌陷,內臟碎裂,是死的不能再死。

慶明受到衝擊,胸前肋骨也斷了幾根,內臟感覺一陣翻江倒海,伸手掐訣,卻也發現剛纔為了護住要害,靈力已是耗儘,躺在地上好一會才緩過神來。

正要慢慢起身確是發現身體立在地麵不能動彈分毫,隻見雙腳之下的地麵慢慢下陷,雙腳深陷於此確實不得動彈。

慶明束手無策,大聲呼喊也不見動靜,想要掙紮卻也發現渾身早就冇了氣力。

待得十息之後,隻見一少年才從一顆大樹上跳下,一個輕身術加身慢慢繞道這名道人身後,一個火球術打出,隻聽得一陣鬼哭狼嚎般的哭聲,喊聲,夾雜著咒罵聲。慶明至死都不曾見是誰害了自己。

隻見這名少年邁步過來,略微思索後,將散落在地的各種靈器收了起來,四處搜尋卻不知剛纔那個妖狐去了何處。

少年低頭沉思不久後,便幾個飛跳後便消逝在了密林之中。

半刻之後這名少年突然又去而複返,立於一棵大樹後觀察十幾息後,突然右手掐訣打出幾個火球術將這一切燒的乾乾淨淨,這才閃身遠去。

此刻不遠處大樹樹冠中有一白衣女子,將這一切都收在了眼底。

“人族真是太可怕了,這小小的年紀便有如此城府,不過這小子也算是我的半個救命恩人了,就是模樣醜了點。”

白衣女子一邊自言自語,一邊開始打坐調息,此刻這名白衣女子,已是臉色蒼白,頭髮散亂,衣衫多有破損之處,已不似之前的不食人間煙火之狀。

(本章完)

https:///renhuangtuluzhisanjieweizun/14719695.html?t=20220514182117

人皇圖錄之三界唯尊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