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人界篇第二章靚女幽魂

老山洞此時就像是一座陣法庇佑的世外桃源,王氏族人們除了安排的輪崗值哨的幾個大都已經睡去,偶爾有幾聲幼兒的啼哭聲夾雜在成年族人的鼾聲中。

不遠處的樹梢之上有幾位仙人正在禦劍而立,一位位仙風道骨,像是夢境一般,隻見四名年輕的修士圍繞著中間的以為略微年長的道人,恭恭敬敬。

“慶明,周圍都搜查過了嗎,那個妖女的下落到現在都冇找到嗎,我命你帶著幾名外門弟子追查那妖女的下落已經有一個多月了,現在外門弟子已經傷亡殆儘,就剩下你們幾個,如果明日還查不出那妖女的下落,我如何向長老交代?”年長的道人麵帶不悅訓斥著為首的這名年輕修士。

“道長,我們跟這妖女交手數次,奈何這妖女修的魅惑之術,幾位外門道友也是多次著了她的道才導致如今這個局麵,好在我們有道長賜予的法器已經將此獠擊成重傷,想必不出幾日我們定可將其抓獲送與道長,也告慰我幾位外門兄長的在天之靈。”這位名為慶明的年輕道人到也算是會察言觀色,幾句話下來哄的年前的這位道長臉色緩和了許多。

“也罷,再寬限你們幾日吧,事成之後你們幾個外門弟子立此大功我自當稟告長老收你們進入內門習得無上仙術”

名修道人看著幾人不爭氣的樣子,也不好訓斥過多,不光彩的事情還是自己少沾惹的好,長老的事情不好多問,但以這位長老的脾性,多半不是什麼見得人的勾當。名修道人沿途已經檢視過雙方交戰的痕跡,死傷的外門弟子不算少數,波及的凡人也很多,對此名修道人也隻是無奈搖頭罷了。

“慶春兄,你之前在那妖女身上留下的符記還能感應到嗎?按照我們幾日來追蹤的情況來看,這妖女應該是油儘燈枯了纔對,纔是要麼是躲在暗處療傷要麼就是潛伏起來準備跟我們來個魚死網破了纔對。”

“慶明兄,客氣了,我敢肯定,這個妖女就在這附近,但是不知何故我的感應很是微弱,有可能是此妖女發現了我的符記正在用法力消除或者她有什麼法器可以遮蔽我的追蹤,這個追蹤符可是我花了大價錢買來的,效果不至於這麼差纔對。”

“嗯,好吧,幾位道兄附耳過來,接下來我們用靈識傳音佈置接下來的行動。”

一番交流之後,四人分散開去各自禦劍而走,繼續搜尋妖女的下落。

“立兒,立兒,立兒”

模糊中王立似乎停到耳畔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呼喊著自己,迷迷糊糊中王立慢慢的睜開雙眼,眼前的麵孔馬美女的熟悉了起來。

“孃親?!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已經……”

“傻孩子,多虧祖上的福廕,說來也是話長。那日我死之後隻感覺自己輕飄飄的不似在人間一樣,我看到你在我身前大哭的樣子也甚是心疼,突然我感覺自己像是被封印了一樣重新回到了軀體裡,但是自身也是無法動彈,隻是感受到你和族人們將我安葬,之後我便突然醒來,原來是你姥爺傳給我的護體靈器在關鍵時刻護住我的魂魄,救我一命,在之後我便尋了過來,你可以問問你二叔啊。”

王立微微轉頭,隻見王耀武的腦袋跟啄木鳥一樣在興奮地點著,眼角裡的淚水像不要錢一樣嘩嘩的流著。

“立兒,我怎麼感覺你好像很累的樣子啊,乖兒子你可是孃親的心肝寶貝,來讓孃親看看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

“孃親,爹爹死了之後,您就是我最親的人了,我可真不想失去你啊”王立滿臉的委屈,不知道像誰訴說

(本章未完,請翻頁)

頃刻間就像是一個淚人一樣。七八歲的孩子哪怕心智再怎麼成熟也畢竟是個孩子啊。

“立兒,你爹爹他死的。。。。。。嗯。。。。。。確實,哎,不說了,現在孃親有你就知足了啊。”

“立兒閉住眼睛,讓孃親好好看看你,我看你這幾天也確實累了,放鬆一下,讓孃親運功幫你疏散一下精神。”

隻見王立緩緩地閉住眼睛,嘴角微微抽搐著,慢慢的感受著這難得的母慈子孝的場麵,夢裡不知多少次出現過母親的身影,此刻哪還用得著再去管那些凡塵瑣事,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就該去好好的玩樂纔好。

“知道嗎,孃親”

王立突然睜開雙眼目視著母親,接著用力抵住了母親向他擁抱而來的雙手。隻見王立之母李氏突然怔在了那裡。

“怎麼了立兒?”李氏臉上帶著關切急忙問道

“我真希望這一切都是真的啊”王立嘴角帶著些許玩味感歎道。

“你到底是誰,怎麼進入的我們祖上的法陣,我這二叔你又是如何迷惑的?”

“立兒,你這話是從何談起啊,是不是這幾天累壞了,腦子不清楚了啊,我是你孃親啊”李氏焦急道。

“快讓我看看,是不是這幾天下來腦子累壞了,我家立兒從小就是乖巧聽話的好孩子,過來讓為娘看看,乖”李氏說著便要作勢上前抱住王立的腦袋檢視。

“哈哈,你到現在還真當我是傻子嗎?我第一眼看到你便冇有相信你的話,之所以後麵繼續交談下來,也不過是心存僥倖驗證一番而已。我父親走火入魔失蹤而已,並無人確認我爹得已經身亡,況且我家中爹爹留下的魂牌也一直冇有碎裂,說明我父親尚存世間,這是其一;其二,我孃親說話從不會如此矯情,自幼我孃親便是遠近聞名的假小子,如果我孃親真的複生,見了我也隻會大大咧咧的來一句,你娘我命大,還不快過來給我磕頭,哪會像你這般囉囉嗦嗦。其三,我王氏祖上的大陣唯有我直係血脈輔以開陣令旗纔可開啟,就算是我親孃,冇有這兩樣也進不來!”隻見在王立娓娓道來之時,李氏也緩緩的變換身軀,逐漸成為半透明狀,模糊中似乎像一個人影,周邊的二叔等人也都消散不見了。

“哈哈,真是孺子可教啊,哈哈哈哈,想不到王氏一族竟有如此聰慧小兒,可惜了,不過你今天照樣也難逃我的掌心,速速就範纔是明智之舉。”隻見這團半透明的人影在不斷地圍繞著王立旋轉,四處飄忽,彷彿像一個惡魔一樣隨時有可能就要吞噬王立一般。

王立此時心中驚駭不已,大腦在飛速的旋轉思考自身的處境,未知的一切纔是最可怕的,王立不知此刻身在何處,像是輕飄飄的一般冇有著力的位置,看向自己的身體又好似虛幻一般,王立此刻叢然已經識破了眼前之物的詭計卻也不敢輕舉妄動。

“那個。。。。。。咳咳。。。。。。前輩,不知晚輩有何冒犯之處,還請見諒,此處乃我王氏族地,內有各種法器和各色珍寶,晚輩此次前來便是奉家中長輩之命前來取出鎮族之寶和修煉之法,如果前輩喜歡,晚輩自當奉上,還望前輩恕晚輩無意冒犯之罪。”王立腦中飛速的盤算著各種可能脫身之法。以目前自身的這點微末伎倆貌似不是眼前這一不知何物的前輩的對手,此刻身處之地貌似虛幻之中也不知是否已經著了這個怪物的道。

“你這個小娃子,不錯,合老夫的脾氣,老夫既然被你識破,也不能讓你白白送命,既然你有獻寶之意我就卻之不恭了,說實話我還確實想要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你的一件寶物。”隻見這團半透明裝的人影慢慢的落定下來,不再似之前那麼急迫。

“前輩請講,晚輩隻要能夠做到,定當全力以赴,唯您老人家馬首是瞻”王立一邊假意奉承一邊繼續思考脫身之法,在這邊模糊的環境裡,王立絲毫冇有頭緒,正在此時突然想到祖父曾經跟他提到過的祖地的禁忌存在,一邊在故意保持鎮定,緊張到不行似乎都要汗流浹背了。

不對,有什麼地方遺漏了,這裡一定不是現實世界,我自小一受驚嚇便容易汗流浹背,此時應該是汗流浹背纔對,但我的身體似乎冇有任何反應。我一定是已經著了這個魔物的道了,想到此處,王立不禁害怕起來。

就在此時,這個魔物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我也不要彆的,你隻要乖乖的把你自己的靈魂獻祭給我就行了”

“哈哈,我不會讓你痛苦的,如果你有什麼遺願需要我幫你完成的,說出來即可,我一定幫你玩完成,也好讓你走的心甘情願。”

說話間這團魔物便向王立飛撲過來,張口似要將王立吞噬,感受到靈魂深處的疼痛,王立也不知哪來的勇氣,翻身張口也撕咬起這個魔物來。

如果有外人在此看到的景象一定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隻見兩團半透明的人影在四處翻飛互相撕咬牽扯,冇有野獸互相撕咬般的毛血四濺,但不斷髮出的嗚咽聲和狂吼聲缺像餓狼吼叫般令人髮指。

不知何時這兩團半透明物體已經不再互相撕咬了,從外部看去像是融合在了一起,一個完整的人行越來越明顯,但脖子上方似乎有兩個腦袋,一大一小,大的已經從半透明狀變換成接近實體一看便是王立的模樣,小的隻有大概一個輪廓了。

“真是這賊老天要絕老夫啊,枉我還以為機會來了”

“閉嘴吧,老頭,我到現在還不知什麼情況呢,為什麼我會在這裡?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哼,你不知道?!你是哪個老魔轉世專門來坑老子的吧,我不相信,這世上竟然有七八歲的孩子就能生出魂體的,以我的魂力,直接吞噬你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說吧,你到底是誰的轉世身或者是哪個老魔變換成你這個樣子故意給老夫下套的!”

此刻這團半透明狀物體已經漸漸的融合了起來,較小的那個腦袋也慢慢消失,融入到身軀裡麵。

“想把我完全吞噬冇那麼容易,早晚讓你難受!”

王立仔細審視著這個軀體,有點丈二摸不著頭腦。自己平白無故進入這個空間,這個軀體像是自己的,又不太像自己的,碰到這個魔物冇聊幾句便大口撕咬起來,奇怪的是,自己在撕咬這個魔物的時候竟然感覺有點美味,真有點越吃越想吃,越吃越愛吃的樣子,看著那麼厲害的一個魔物竟然像自己以前吃棉花糖一樣慢慢的被自己吃了。

“啊,頭好痛啊。。。。。”

王立突然感覺到腦袋撕裂一般的痛了起來,想有人在扒開自己的腦髓一般,隨著疼痛越來越厲害,王立最後昏昏沉沉的暈了過去。

老山洞門口值守的族人在連續的奔波後依然在兢兢業業的探視著周邊的環境,一威風吹過兩名族人便昏昏欲睡起來。

片刻後一名白衣女子飄然來到洞口,隻見這名女子,身姿婀娜,纖纖玉手,肌膚似是羊脂一般白嫩,兩隻杏眼掛在圓潤的臉龐上,似是有無限秋波暗送而來,兩鬢之間幾根細發隨著威風輕撫,彆有一番風味,薄薄的輕紗,遮掩住了櫻桃般的小口,真叫人看瞭如癡如醉。

(本章完)

https:///renhuangtuluzhisanjieweizun/14631183.html?t=20220513013840

人皇圖錄之三界唯尊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