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初到南域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但是那一夜,病靈種神一直冇有回來。

朗山岩獨自在客棧裡坐著,他真的體會到了,如果不解決邱柏的問題自己是睡不著覺的。

來到了邱柏老店,那個詛咒真的靈驗了。

朗山岩不能入眠的久久坐著。

病靈種神就在這時候回到了邱柏的店裡。

她說,邱柏的事情搞定了。

朗山岩驚問怎麼回事?

種神說,他找到了邱柏的直係親屬。

就是邱柏的兒子,他說了邱柏當年做下的事情。

解釋起來就是,魚肉血腸根本不是邱柏創作的,而是邱柏殺了師兄,而後盜取的菜式創意,再然後纔有了邱柏家族至今的發家致富。

而邱柏正是因為對師兄的懺悔來到了桃源鎮,他本來是要尋找師兄,卻找不到,最後死去也冇有解決這樁事情。

朗山岩明白了。

照這樣說,更是隻需要勾勒符號走人了。

朗山岩起身去尋找邱柏的陵墓。

在那陵墓旁,朗山岩隨手而出調轉魔料,紋路書寫,詛咒的黑暗氣息瀰漫在墓穴旁。

此刻的桃源仙境一股血汙瀰漫,已經有無數的惡靈奮勇而至,尋找他們的宿主。

就這時朗山岩渾身力氣儘出,最後一筆終於落下。

他完成了先人的囑托。

那一整個桃源鎮,大約全部的人口當夜裡儘數消失。

朗山岩當晚尋著桃源仙境的去路,走入了南域的土地。

那一夜,亦是南域的生靈尋找死亡,無數的惡靈追尋出路。

一個個的龍類跳下了懸崖葬送在弱水深淵裡。

他們都因為一個錯誤而死去。

因為一個人的錯誤,而殺死了無數人。

那一夜,朗山岩彷彿才能明白他踏足這片土地,絕不是世間淨土。

而恰恰是在這裡,南域的生靈主掌著殘暴血腥的力量,遠遠超越了起源文明的其他地方。

不過是先輩的錯誤,就需要今人數百償還。

不過一時逞強,千年之後是悲劇。

朗山岩不知道自己的手裡是不是染上了悲劇。

那一夜之後他的失眠問題結束了。

他在桃源仙境之外睡著覺了。

而在那冥冥中,他也成了桃源仙境裡,桃源仙境外,南域之中新的怨主,惡靈已經盯上了他,他也成為了可以被詛咒的人。

初入南域之時恰恰是一個雨夜。

朗山岩在這裡看到了一派高山塔廟。

塔是修道者之塔,廟是清規之廟。

他在這裡看到了一派撞鐘修道,清規戒律的清淨世界。

彷彿身後山洞裡,桃源仙境的血煞已經是一千年前的事情。

而在這裡,是新的千年開啟,這個地方已經學會了讓世人安靜,讓文明長存。

而當他一步步走出山洞,走在深山之中,才又忽然發現,自己已經迷路了。

他竟然會在寸許之地頻頻走入走出,走來走去繞不出這不過園子大小的空間。

就這樣的地方,後麵的種神看的哈哈直笑。

笑說朗山岩這麼笨,怎麼冇想到直接飛開呢!

卻是剛一化作黃雷而去,就已經遭遇了南域的天心雷一個痛擊。

那是一派警鐘齊鳴,也是一次塔廟的警告。

就在那空擋裡,朗山岩化作黑岩墜落在地,冇被天心雷擊到痛處,倒是受了不少皮外傷。

就這樣一來一回。

朗山岩知道那些塔廟不是輕鬆玩意兒。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它們可不是放在那裡讓人觀看的。

朗山岩又化作了黃沙風捲當場,試探著風沙聚形,重化肉身,成了血肉之軀站在了林地裡。

他此刻變換了方位纔看的清楚自己剛剛站的位置是多麼不對勁。

就在那地方,想要走出來確實不可能。

近乎任何一條道路都是被封死的,而這恰恰是從外麵看去,也根本看不出桃源仙境入口的竅門。

亦或許,想從外麵進入裡麵也是不可能。

果真當朗山岩嘗試之後,南域的這一套稀奇古怪之術,讓朗山岩更加納悶。

他算是知道了這地方原來如此奇怪。

而血肉之軀的病靈種神,倒是彷彿開了天眼一般,雙足點冰,履木而出,那些障礙都是道路在他足下一一凍結,而後又在她身後緩緩化開。

他們一行二人,第一次走下了那座高山。

他們兩個下山。

偶遇一戶農家正在晚睡,二人睡在了那人家的院子外麵。

誰知道當天晚上就遇到了毒蛇大把大把的遊走而來,病靈種神,展翅而起,火焰驅蛇,朗山岩還欲睡得安穩,卻是被蛇咬了一嘴。

幸虧是冇毒的蛇,那蛇牙剛一觸及鎧甲,就潛入了肉裡,朗山岩直接被驚醒,原來那蛇是吸血的。

朗山岩忽的火焰騰起,蛇肉烤焦,扔在了地上。

朗山岩在周圍灑落大量的五行毒水。

他找到了一個方法,那些毒蛇最怕的就是他的五行毒水。

這些水往草地上,空氣裡噴灑,那些蛇果然是一宿冇有再來。

當天晚上,朗山岩和種神睡得總算是安穩了。

但是很快就是一個白晝來了。

山裡人的夫婦走出大門,立馬看到了自家的血蛇死了一大半。

他們一個個本來好好的呆在外麵放養著,如今都肚皮一翻橫躺在了草地上。

而在那草地中間,朗山岩和種神睡得美滋滋的。

農家夫婦氣的發火,拿著家裡的噩夢果子往這倆人的身上扔。

那種果子本來隻是嗅著味道就會做噩夢,而且農家夫婦扔過去的相當多。

弄得朗山岩他們一個個急促的驚醒在草地上。

農家婦人拿著魔棒,蓄勢待發,真不知道他有冇有學過遞魔紋知識,拿著魔棒的樣子手都在顫抖。

倒是嘴上不饒人,把朗山岩和種神比喻成可惡的外來人,害死了他家牲畜。

朗山岩當時真心地冤枉,UU看書www.uukanshu.com誰會想到院子外麵的蛇也是他家的財產。

朗山岩乾脆想用鍛造材料解決問題。

但是農村夫婦不樂意,大山溝裡,根本冇有當鋪。

他們要求,他倆在這裡學做木工,砍伐樹木,用來賠錢。

朗山岩不得不接下了工作。

山上的樹木並不少,但是等到了白天去看到這些樹木,纔會發現南域的美景真是美不勝收。

相比於西域,中域,東域的沙漠地帶,在這裡一片綠意澎湃,無數的樹木,無數的綠葉映襯著,或濃豔,或黃雅,或翠綠,或是霧氣濛濛的自然景觀。

跟著農家老夫走上山林的第一天。

朗山岩就學習到了一個重要的知識。

那就是在這山林裡,千萬不要小覷了毒的作用。

那時中午時分。

霧氣朦朧,走了半天的山路,朗山岩隨意摘下了個果子,卻不料果子剛剛下肚三口,他的肚子就疼的要命。

農家老夫走過來看他的麵色,立刻拿出來身上隨身攜帶的黑色粉末喂到他的嘴裡,那些粉末味道怪怪的,有一些發臭,還有一股子血腥味。

但是剛一入嘴就是冷冷的涼意,粉末嚥到肚子裡,疼痛就立馬消失了。

老夫說,南域不比外麵,在這裡所有的生物都在競爭生活的空間。

所以在這裡,所有的生物都是對手,哪怕是食物也會為了生存而毒死獵人。

所以外來人,如果想要在這裡生活,就少吃一些美味的水果。

無論是什麼東西都記得消毒。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