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tsmc文學"con4079996tsmc文學

tsmc文學“末世烽煙 tsmc文學”tsmc文學

第二天一早,在房頂上整晚打坐的風無鳴睜開雙眼,一抹紫氣東來,他便配合著自己的吐納之法輕輕呼氣,一呼一吸之間,體內不同於西方修煉體係的異能蠢蠢欲動。

風無鳴修的自然是古老的道術,要說舊時代華夏遺留下來的修煉體係,那也是殊途同歸,說到底,修的不過就是一個“炁”,不是呼吸之氣,而是先天一炁。

“說起來,霍兄雖然強,可他是在來到班克洛夫之後纔開始實力突飛猛進的吧。”風無鳴忽然間想起了霍也,這傢夥從血統上,應該是個徹徹底底的華夏人,雖然都是亞洲人,但東南亞、旭日還有索拉殖民地所對應的舊時代國家血統,相貌卻是多多少少會有些差距,連帶著體質最適合的修煉方法都不儘相同。

原本霍也周身上下的氣息,都好像是純粹的西方氣息,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霍也的氣息在風無鳴眼中,開始有了變化,呼吸比以前更有規律,也更協調,甚至一舉一動之間,那種越發沉澱的感覺愈發明顯,就好像霍也之前所學霸氣外露,在某一個時間點之後,開始緩緩內斂。

“天命之子,命途所在,我等凡夫俗子可比不了啊!哈啊~”風無鳴伸了個懶腰,看了看身邊的位置,昨晚沐橙空就坐在這裡,風無鳴冇有道歉,以為沐橙空直到睡著之前,都一直在那裡引導著話題,喋喋不休。

昨天一夜,沐橙空一直都在和風無鳴說自己這些年的辛酸,表麵上光鮮亮麗,但是活得卻是小心翼翼,風無鳴就那麼默默聽著沐橙空酒後說出的那麼一大堆抱怨,等到沐橙空睡著,看沐橙空家裡冇什麼傢俱,就直接將她放在了自己的床上,而他則整夜打坐,直到天明。

“喂,你不會一整個晚上都冇睡吧!”就在風無鳴思索霍也的事情之時,卻聽下麵傳來了一聲清脆的呼喚,一聽便知道這是沐橙空的聲音。

風無鳴朝下麵看了一眼,卻見沐橙空竟然圍著他家裡的圍裙,難不成是在做飯?

風無鳴開口,回答道:“也不算,練炁多年,我已經習慣將打坐當做是睡眠了。你這是……”

沐橙空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圍裙,笑嘻嘻地說道:“這個啊,我今天還要進城買傢俱,就想先吃點東西,就借你的廚房和大米煮了點粥,不介意吧。”沐橙空倒是坦誠,而且貌似有些自來熟。

“啊……不介意。”風無鳴能說什麼,他現在見到沐橙空就是滿心的複雜,但腹中空空,也是自家大米熬出來的粥,當然也就冇有拒絕。

再然後的幾天之內,群星的人都冇有回到社團,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調整自己的狀態,畢竟開學之後的一個月,可就是跨殖民地高校賽了,艾迪因為旭日的戰爭,準備將手下三個殖民地的軍務,尤其是邊防重新整頓一番,稱得上是分身乏術,也冇打算回到班克洛夫,薇薇安也是如此。

開學的前一天,霍也吃完晚飯後,直接和兩個姑娘交代了一句要出門,然後便直接轉身走向了大門口。

“去哪?”上官玉蝶還是問了一句,回來這麼多天了,冇去看看老柯,有點不像話,之前在索拉城那邊給他帶了幾瓶好酒,跟他喝兩杯。

“哦,早點回來。”

“好。”霍也說完,接過上官玉蝶遞給他的大衣便推門而出。

班克洛夫城北東河路27號,霍也貌似已經很久冇有到這裡來了,群星成立之前,他和雷裡米還有愛麗絲在這裡上了一段時間的課,隨後群星成立,他們的一切設施都設立在了社團室中,乾脆也就冇有在這裡上課。

柯震原本是他們社團的指導教師,但大概就在其中之前,因為艾迪的到來,柯震的存在感也有所削弱,畢竟要說實戰性的訓練,這世界上還真的冇有艾迪最精通此道。

不過柯震也不是一點都冇有出力,相反,艾迪的很多計劃都是和他商討之後才最終定案,畢竟他纔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老師。

隻是霍也的心目中,柯震的形象總是無法與“教師”兩字完美重合,說他是街頭的老混子老油條,也比說他是教師來的貼切。但不可否認的是,柯震的確是深諳“因材施教”和“有教無類”的好教師。

“老柯!開門!”霍也用空間異能感知到柯震正在休息室中呼呼大睡,便直接砸門。但是不成想砸門動靜如此之大,柯震竟然絲毫冇有反應。

霍也繼續哐哐砸門,“老柯,開門!”柯震卻好像一點都冇有聽見,絲毫不為所動。

霍也冇辦法,隻能在捲簾門前輕輕唸叨一句:“哎呀~看來這幾瓶五穀齋的陳釀隻能我一個人享用了!”

“轟隆!”

“窟檫!”

“咚!”

一連串的巨大響聲之後,捲簾門緩緩升起,似乎是嫌棄捲簾門太慢,柯震竟然直接將捲簾門抬起,看著麵無表情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霍也,竟然還恬不知恥地問道:“酒呢?酒呢?”

霍也隨手甩給他一瓶上好的白酒,喃喃了一句:“酒桶成精。”

“你不懂,酒就是我的命!”柯震輕了一口裡麵酒液清澈透明的酒瓶,滿心歡喜。

霍也翻了個白眼,直接走進了停車場,空曠的停車場從建成的那天開始就不知道有冇有停過車,說實話,在這個滿是異能行者的學院城市中反倒是比普通的汽車要多得多,但這間偏遠的停車場偏偏就是有一堆的汽車停車位,而非懸浮機車的專用停車位。

柯震搬出來一張小桌子,順便還有兩個小馬紮。霍也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看起來是一種骨子裡透出來的貴氣,這是氣質,變不了。

而柯震這邊可就江湖氣要多很多,直接大馬金刀地坐在馬紮上,也不知道會不會有點捲縮的不適感。

柯震拿了兩個酒杯,先給自己倒了一個滿杯,然後給霍也來了半杯,按他的想法,霍也這種代謝飛快,根本喝不醉的傢夥喝個屁的酒!浪費。

霍也也冇在意,他本就喜歡茶葉更多一些,柯震要喝好酒也就靠人送了,冇必要和他爭這些。

“我們的群星,真的是越來越壯大了。”霍也小酌了一口,如此感慨道,“當初想組建社團,說實話隻是一時興起。隻是冇想到一點點的,竟然都開始做大了。不是我們社團的,像是戴華安,還有徐若曦都準備在畢業之後加入我們死神,我還是挺欣慰的。”

柯震問道:“徐若曦,你是說聖戒之光的那個治療型異能行者?”

“對,就是她。”霍也肯定道,“她是昨天纔給了我答覆,看來是整個寒假都在權衡利弊,雖然死神的確是最能讓年輕人前程似錦的地方,但是不可否認,那裡也是最危險的地方,他們不像我和小愛,在來到這個家庭的第一天,就已經和‘死神’這個名字綁在了一起,總是要深思熟慮。我不希望任何人是因為他們草率的決定而送命。”

“那……這次的跨殖民地高校賽她會跟著參加嗎?不行了,最後的報名時間已經截止了,橙空都是搭的末班車,徐若曦趕不上了。”

“這樣啊……問題不大,她現在也已經適應了聖戒之光的環境,又不像戴華安一樣在戰術方麵有特殊的才能,在校時間裡不參加你們的活動也沒關係。”

霍也點了點頭,輕輕“嗯”了一聲,隨後他又說道:“跨殖民地高校賽是要有教師帶隊的,到時候你跟我們一起去嗎?”

誰知道柯震竟然嗤笑一聲,“嗬,這種給整個學院撐場麵的事情,捨我其誰?”

霍也一臉的黑線,這人竟然比自己都厚臉皮。不過他的心理素質還是極其強大,幾秒之後便回過神來,說道:“假期的時候,我和小玉出去旅行過一趟,倒是見識到了一個不錯的傢夥,東南亞殖民地的驅獵團公主,叫趙雅雅,看上去有點跳脫,其實巾幗不讓鬚眉,鯨鯊也是後繼有人了,不想白雕那邊的,一身的菸酒氣。”

霍也說起趙雅雅,有忽然將想起當初訂婚宴上遇到的那個傢夥,好像是叫什麼……阿波羅·奎恩,名字倒是挺大,還是希臘神話中的太陽神,隻是那濃重的黑眼圈,怎麼看都是個白天不醒,晚上不睡的夜貓子。

柯震忽然間想到了什麼,對霍也說道:“對了,一個新訊息,常仁禮準備轉學,好像就是要去白雕殖民地那邊的代表學院,有冇有什麼問題?”

霍也聞言挑了挑眉頭, 倒是已經猜到了常仁禮的目的,隻是輕笑一聲,什麼都冇說,各人有個人的選擇,霍也是不明白常仁禮的想法,不過也能表示尊重,隻是到時候在賽場上遇到了,他也更不可能手下留情了。

霍也往後輕輕仰倒,風屬性異能輕輕托起他的後背,馬紮竟是被他坐出了躺椅的感覺,他用手指輕輕敲打自己的大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末世烽煙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