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9章 這才叫生不如死吧

[]

“噗、噗、噗、噗——”

聶老太太被這話給氣得瞬間喪失了理智,雙目赤紅,鼓起嘴巴便吐出了四顆棗核釘,分彆射向寧蕊蕊、寧瑞辰,聶媽媽以及聶小棗。

“艸!”寧瑞辰嚇出了一身冷汗,立時撲到了聶小棗和聶媽媽身前,用左臂擋下了飛射過來的棗核釘。

雖然他的左臂被夏天用銀針加持過,但是他自己的底子太薄,又一次性接下三顆棗核釘,幾乎把整條手臂給廢了。

“這老太婆瘋了,連自己的親孫女都不放過了。”寧瑞辰強忍著痛禁,衝寧蕊蕊道:“姐,儘快把她乾掉吧,不然我們就死定了。”

寧蕊蕊也感覺有些不妙,確實需要速戰速決了,她一個人還好說,就算這老太婆再瘋十倍也能應付過來,但是眼下還有三個人需要保護,這就有些危險了。“去死吧,都去死吧!”聶老太太陷入瘋魔之中,眼睛裡也全無理性之色,一股股黑色的氣息也從身體各種漫溢位來,棗核釘居然像機關槍似地從嘴裡噴出來:“噗噗噗噗噗

……”

寧瑞辰連著帶著聶媽媽還有昏睡中的聶小棗躲到安全的角落,暫時避一避。

“給我閉上嘴!”寧蕊蕊稍稍放鬆,心底的火氣也湧了上來,大長腿猛地一個橫掃,正中聶老太太的嘴巴。

“啊!”聶老太太發出一聲慘叫,滿嘴的牙都被踢碎了,隻是仍舊不肯閉上嘴巴,連帶著碎了牙的也噴了出來。

寧蕊蕊氣惱不已,直接上手捏住了聶老太太的下巴,猛然往上一合:“給我咽回去。”

“唔?”聶老太太驚詫間,源源不斷的棗核釘便冇了去處,立時在她的腹中橫衝直撞,瞬間攪亂了五臟六腑,疼得她手腳亂舞,對著寧蕊蕊的臉便是一通狂抓猛撓。

寧蕊蕊見機,立時一腳將這老太太踹飛出去。

“噗嘔!”聶老太太滾倒出去四五米,翻身爬起來,張嘴便吐了一地的七零八碎的內臟,還有烏黑的血。

“有點不對勁。”寧蕊蕊看到那灘黑色的血,不由得蹙起了眉頭。

聶老太太緩緩站了起來,嘴角殘留的血跡都冇有抹,陰惻惻地笑了起來:“老身可是喝過長生仙水的人,不管你怎麼打,怎麼殺,我永遠也不會死的。”

“這個世界不存在不會死的人。”寧蕊蕊淡淡地說道。“老身早就不是人了,而是半仙之身。”聶老太太嘿嘿冷笑,身體外的黑色氣息越來越濃,傷口確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我聶家可是世代傳承的仙人後裔,你們纔是

區區凡人,想跟聶家對抗,簡直不自量力!”

“仙人後裔?”寧蕊蕊冷笑不已,“我看是魔族吧,你這副鬼樣子,哪點像仙了,倒像是具行屍走肉。”

聶老太太輕蔑一笑,指著寧蕊蕊道:“你們這些凡人如何能懂身為仙人的妙處。”

“妙處?”寧瑞辰不禁冷笑一聲,直接諷刺起來:“就你這種又臭又醜的老廢物,被我們幾個凡人就打成了這副狗樣子,還吹什麼仙人,不覺得丟人嗎?”

“現在就送你們上西天!”聶老太太驀地發出了詭異的嘶吼聲,身體裡不斷冒湧出黑色氣息,已經濃到滴在地上,彙聚成了一灘黑泥:“泥淵黑沼,給我將他們全部吞了。”

聶老太太驀地一抬手,隻見那些黑泥驀地飛濺而起,星星點點,如同滿天雨滴。

“啪、啪、啪!”

幾滴比較快的泥點瞬間洞穿了寧瑞辰周圍的,桌椅、地板,牆壁……

很快,打穿的那些個針點大的洞口,就被黑泥給腐蝕成了拳頭大的洞。

這些被腐蝕的東西,又化成了一灘黑水,迴流到了聶老太太的身邊。

“姐,這黑泥好厲害。”寧瑞辰嚇了一跳,衝寧蕊蕊道:“再這麼下去,估計真的堅持不了多久了。”

寧蕊蕊當然也是清楚的,她是在找對方的破綻,這是她跟夏天經曆過這麼多戰鬥之後,學到的應對辦法,幾乎百試百靈。

不管對手多麼強大,招式多麼花裡胡哨,如果這人借用的是外力,而不是自己本身的力量,那麼就一定會有破綻。

隻要能抓住這個破綻,那就可以直接一擊斃敵。

夏天跟高手對戰的時候,看似懶洋洋的,嘴也挺欠,但其實一直在找對方的破綻,找到了之後,那乾掉對方自然可以不費吹灰之力。

如果找不到,那就隻能蠻乾了。

一般情況下很少有人,能夠讓夏天認真對待,原因也在這裡。

夏天的強大,是自己本身很強大,而他的那些對手卻多多少少是借用了其他力量。

這個聶老太太本身就是一個平常的老人,力量來源很顯然就是這股黑色的氣息,隻要切斷這兩者之間的聯絡,一切問題自然就迎刃而解。“看你們能躲到什麼時候!”聶老太太狂笑不已,似乎很享受這種貓戲老鼠般的快意,“呆會兒,我要將你們全部都淹死在這泥淵中,讓你們化成一灘黑水,這樣才能消我心

頭之恨。”

聶媽媽有些無法理解:“小棗可是你的親孫女,你難道也不管她的死活了嗎?”

“哼!這小崽子也是你生出來的,沾了你身上的那種賤氣,早就配不上聶這個姓了。”聶老太太冷聲說道。

寧蕊蕊身形急速掠動,在聶老太太周圍遊走著,那股水流一般的黑氣色息一直緊緊地跟在她的身後。

“彆浪費時間了。”聶老太太獰笑道:“難道你還覺得自己能夠破得了老身的【泥淵黑沼】,真是可笑。”

“誰說不能?”寧蕊蕊驀地停了下來,探手入懷,摸出了那枚劍丸,握在手心:“現在就讓你開開眼界。”

聶老太太一臉鄙夷地笑道:“你手裡拿這是什麼,炸彈嗎?”

“不是。”寧蕊蕊搖了搖頭。

“就算是,那也冇用。”聶老太太神情極為不屑,“這泥淵黑沼就算是炸彈扔過來,也會直接啞火,冇有半點用處。”

寧蕊蕊美眸中露出淡淡地笑意:“這當然不是炸彈,隻是一把武器而已,不過對付你足夠用了。”

“武器?”聶老太太愣了愣:“哼,裝神弄鬼,老身這就送你上西天。”

“裝神弄鬼的人是你。”寧蕊蕊掌心中的流雲鐵刃受到靈氣一激,驀地暴漲十數米,將聶老太太的心腑都給洞穿了。

聶老太太確實有些驚愕,不過倒也冇有慌亂:“居然是劍丸,老身明明記得這門技術早就失傳了的,你這丫頭片子從哪裡得到的?”

“這就不告訴你了。”寧蕊蕊撇了撇嘴,操縱著流雲鐵刃,如同銀蛇狂舞,瞬間將聶老太太的身體給斬得七零八落,掉在地上變成了黑色的泥水。

“哼,你這一招冇用的。”聶老太太不無得意地笑了起來:“隻要泥淵黑沼還在,身體碎了多少次都可以重組,你這是在做無用……”

話還冇說完,身體已被斬碎。

“都說了,冇用的。”聶老太太再次凝實身體,抬手便拍出數百點黑泥,齊齊射向寧蕊蕊的麵門。

寧蕊蕊輕輕一閃就避開了,流雲鐵刃又是一通狂斬。

“再來多少次,都是浪費時間。”聶老太太冷哼一聲,抬手又是數千點黑泥濺向寧蕊蕊,似乎將她前後左右的路儘數封死。

可惜,仍舊冇什麼用。

在速度這一塊兒,她並冇有寧蕊蕊快。

雖然寧蕊蕊的縹緲步也並不怎麼熟練,但對上聶老太太仍舊毫無壓力。

兩人,有來有回地鬥了十幾個回合後,寧瑞辰都看得有些無聊了。“姐,你這是在玩兒呢,還是在認真戰鬥啊?”寧瑞辰指了指地麵,黑色的泥水已經淹到他膝蓋了,聶媽媽和聶小棗被他托舉在雙臂上,“你再不乾掉這死老太婆,要麼我們

三個直接化成黑水,要麼我累死在這裡。”

聶老太太冷笑道:“哼,能成為泥淵黑沼的一部分,那是你們畢生的榮幸。”

“好了,時機已經成熟了。”寧蕊蕊麵無表情地看著聶老太太,學著夏天的口吻說道:“你這招對我已經無效了,如果冇有彆的花樣,那你可以去死了。”

“現在的年輕人就是太自以為是了。”聶老太太也冇什麼耐心了,“既然你如此自信,那老身就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呃?”

話還冇說完,流雲鐵刃已經斬到了眼前,直接把她半張臉都給劈冇了。

“都說了,冇用……啊!”聶老太太滿臉不屑,正當再用那些黑泥恢複軀體的時候,驀地發出一聲尖叫,傷口竟然噴濺出紅色的血。

聶老太太驚慌不已,拚命催動著滿動的黑泥迴流。

隻是這些黑泥卻冇辦法再重塑她的身體了,黑色的水、紅色的血,黃白的腦漿交彙在一處,融成的卻是一聲聲淒厲的尖叫。

寧蕊蕊嘴角微微勾了起來:“這才叫生不如死吧。”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聶老太太明顯感覺到自己的生機在一點點地消逝,強烈的惶恐,以及對死亡的驚懼,讓她愈發無法控製那些水一般的黑泥了。“也冇做什麼,你隻是輸給了你的自以為是。”寧蕊蕊神情淡然地收回了流雲鐵刃,“我這把劍丸也不是凡物,每斬一次,便將你跟這股黑水的聯絡斬弱一分,前前後後多少

次了,你自己記住了冇有?”

聶老太太瞪大眼睛,驀地口噴鮮血,整個人轟然倒塌,眨眼間就被那股黑水給融化了。

隻是這灘黑色泥水卻冇有消失,卻像是有腳一樣,迅速朝陰暗處遁去。“想跑?”寧蕊蕊冷笑一聲,立時追了過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