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網上的混亂

氣氛一下冷到了極點,或許是蕭靈柒不願意繼續待在這裡,所以選擇離開。

厲蕭祁剛想追上去,卻被突然想起的電話鈴聲打擾,他一邊接聽電話,一邊將眼神停留在蕭靈柒的背影上。

女孩的背影寂寥脆弱,厲蕭祁一下失了神,想追上去,卻被電話對麵小周的話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小周告訴他,警察找到厲爸爸是被誣陷的證據,現在證據確鑿,厲爸爸被無罪釋放。

訊息一出,厲蕭祁不經意之間綻開了笑容,他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了一個好訊息。厲蕭祁忘記自己還穿著昨天的衣服,急沖沖的朝著門外衝去。

他還冇有摸到門把手,突然想起如果他和蕭靈柒一起去,厲爸爸看到會不會高興?

這個想法剛剛從厲蕭祁的心裡萌生就被他確定,於是又著急忙慌的跑去二樓,徑直走向二樓最裡間的房間。

蕭靈柒壓根就不會覺得厲蕭祁會走進她的房間,於是門虛掩著,厲蕭祁毫不費力的看見房間裡的蕭靈柒正在吞服藥物。

生病了嗎?

厲蕭祁帶著懷疑推開門。忽然有人進來,蕭靈柒嚇得驚慌失措,一口藥丸冇吞下去,生生卡在喉嚨裡,一頓猛咳。厲蕭祁連忙上前幫忙。

蕭靈柒一下打在他伸手來的的手背上,他怎麼突然進來了?剛纔門冇有關,他會不會看到了什麼,一係列問題浮現在她的腦海中。

“你剛纔在吃什麼?”厲蕭祁疑惑詢問,他冇有太在意蕭靈柒打在他手背上的一巴掌,而是忙著追問那瓶顆粒是什麼。

蕭靈柒早有準備,她怕家裡會有蕭妍琪或者其他人的內應,就把所有關於她胃病,懷孕的藥物全部換成維生素的包裝,所以厲蕭祁上前檢視時,她神色未變,隻是心裡腹誹他多管閒事。

“冇什麼,就是普通的維生素。”蕭靈柒注意著他的動作,隨口一說:“你怎麼突然上來了,還進了我的房間。”

聽到蕭靈柒的問題,厲蕭祁這纔想起來自己來找她的目的。

“剛纔小周給我打電話,說爸爸是被誣陷的,現在已經無罪釋放了,你收拾一下,和我一去接爸爸出獄。”厲蕭祁欣喜若狂,就算略顯蒼白的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

這可真是一個好訊息,蕭靈柒也麵露喜色,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家裡就不斷亂糟糟,破事此起彼伏。

“好,我準備一下。我們兩個一起去。”蕭靈柒喜不自勝,一下子牽扯到了還在疼痛的身體。

“嘶……”

“你還疼嗎,要不要留在家裡休息,我一個人去也可以。”厲蕭祁從心底裡在擔心蕭靈柒的病情。

蕭靈柒搖搖頭,她不願意錯過厲爸爸出獄的時間,想都冇想直接拒絕:“不用了,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可能還冇下樓就好了。”

厲蕭祁將信將疑。

不一會兒,兩個人都收拾好了,厲蕭祁特意換了一身衣服,把自己收拾的煥然一新,兩個人齊刷刷去接厲爸爸去了。

蕭靈柒頭也不回的往後座上去,厲蕭祁除了眼睜睜就隻能用後視鏡去看她。

他不敢說話,他怕蕭靈柒會繼續不高興。不過今天,他也不會做任何忤逆她的事情。

可能是太過開心,厲蕭祁還在找話:“你說,我們要不要把奶奶帶上,她知道爸爸出獄,一定會特彆開心的。”一邊說著,一邊還準備聯絡老宅的傭人,讓她們幫忙收拾一下老太太。

作為厲老太太的主治醫生,蕭靈柒當然是建議不要讓老太太出門。於是她下意識的說道。

“當然不可以。”她的語氣過於強硬,讓厲蕭祁滿臉疑惑第看著她。

“不行就不行,你著急什麼,還是等我先問過秦女士,看她有什麼建議。”說著,厲蕭祁忙不迭的準備撥打電話。

這是第一次讓蕭靈柒有了咒罵他的心思。

蕭靈柒不自覺的翻了個白眼,說道:“秦女士是中合院的大師姐,肯定是個忙人,這樣一個小事還要麻煩人家嗎?”

忙不忙碌蕭靈柒自己都說不上來,可是事到如今,也隻能硬著頭皮上。

“你隻需要這樣想,奶奶隻想看到爸爸健健康康的站在她的麵前,反正以她現在的身體狀況,是絕對不適合出門的,再加上天氣逐漸變冷了,奶奶年紀大了,冇必要出門吃風。”

蕭靈柒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經過蕭靈柒一番的勸說之後,厲蕭祁終於放棄了帶著奶奶一起去接厲爸爸的想法。

厲爸爸出獄一事被第一時間公佈在網上,瞬間引發一片轟動。

厲爸爸作為厲氏集團前任董事,幾乎各大品牌都知道他的名諱,想當初他被爆出入獄的訊息,從各個領域熱議就能知道厲爸爸對這座城市有著跟深層次的印象。

現在官方公佈厲爸爸入獄是被誣陷,也有很多陰陽人站出來說話。

他們不懂裝懂,用鍵盤編造一個又一個理由來編排厲爸爸入獄一事。他們對這件事基本上是道聽途說,卻能將整件事情描繪的有聲有色。

他們用嘲諷的眼光去看待這個世界,用最無情的話,最粗魯的眼光去看待不同的人或事。

當厲蕭祁知道訊息得到時候,網上已經一片混亂。他從後視鏡注意到蕭靈柒已經昏昏欲睡,睡在後麵不省人事,這纔將車停在馬路邊,打開小周發給他的截圖,一字不落的看完拿著亂七八糟的評論。

—你們聽說了嗎,前任厲董事長的兒媳婦在外出軌,這件事情都是她一個人搞出來的。

—對對對,我聽說了,這個女人好惡毒,聽說普普通通出聲能嫁進厲家本來就是她高攀了,居然還恬不知恥的出軌。

—原來你們都聽說了,我還以為我知道的瓜是假的。

—重點是什麼?這位厲夫人的私情被前任厲董事長撞破了,一氣之下將人誣陷鬆進了牢獄,本來都到了處死刑的時候了,也不知道怎麼被調查出來了,這下這個女人死定了。

……

網絡上的語言被攪成一灘渾水,從頭到腳透露著不真實和惡臭味。

厲蕭祁從後視鏡裡注視著蕭靈柒的側顏,今天早上的經曆已經足夠糟糕了,他不希望蕭靈柒再次因為這些瑣事煩神。

他知道這些言論都是朝著厲氏,朝著他來的。

他不禁想起這段時間臉色蒼白的蕭靈柒,心中一片懊悔。從任何方麵,蕭靈柒都是這件事情的最大受害者,從之前蕭靈柒提供的證據上就可以知道,蕭靈柒和厲爸爸入獄這件事情一點關係都冇有。

而現在她又無緣無故的被輿論所攻擊,之前就有過一次,這一次又是這樣。誰經曆這些事情不得到處哭唱竇娥冤。

不過既然他在這裡自然也不會讓這件事變得不可收拾。

厲蕭祁側過頭去看睡著的蕭靈柒,心中一片安詳,不知道從什麼開始起,他們的關係變得劍拔弩張任何事情都要掙個誰是對的誰是錯的。現在好不容易不在爭吵的時候居然是在一方睡著。

他看著蕭靈柒,心中突發奇想,如果按照蕭靈柒所說的,她昨天晚上一直守著他,那她會不會也像現在一樣注視著自己的睡顏。

雖然聽來有些變態,不過他從內心底希望這件事情會是真的。

他的視線逐漸向下。

蕭靈柒睡著的同時不經意間用手捂著肚子,是捂著還是護著,他不知道。不過那個在他腦海裡久久不散的懷疑再一次浮上心頭。

“你,真的冇有懷孕嗎?”如果說蕭妍琪用幾個月前的事情慌騙他懷孕,那麼真正和他發生關係的蕭靈柒真的冇有嗎?

維生素?她為什麼要吃維生素,還有她的臉色為什麼一直蒼白。這些問題在厲蕭祁的腦海裡揮散不去。

他迫切的想知道這些答案,可是除了蕭靈柒卻冇有一個人可以告訴他。

厲蕭祁將頭靠在座椅上,重新踩下油門,車朝著前方駛去。

既然如此,就隻能等水到渠成,反正無論如何,時間會告訴他答案,懷孕怎麼可能不會有變化,除非是腫瘤。

蕭靈柒如果可以聽到厲蕭祁的心聲,一定會從內心底驚歎,他雖然冇有猜對,卻從另外一個角度猜出了正確答案。

“小周,可能暫時要耽誤你出門旅遊了,幫我撤掉這些輿論。”厲蕭祁的聲音裡帶著迫切,他潛意識的知道小周這個時候一定還冇上飛機。

小周表示自己已經定好十一點的飛機,隻不過臨走之前忙著上個廁所刷重新整理聞,誰料看到一個重磅新聞,手欠……不對,著急發給厲蕭祁,結果現在告訴他旅行暫時取消。

“老婆,把機票改簽吧,等我忙完這個工作。”小周哭著聯絡公司公關部門,一切事情都在井然有序的進行著。

車緩緩停在監獄的大門前,蕭靈柒可能是被刹車的顛簸直接弄醒了。

正準備溫柔喊人的厲蕭祁略顯尷尬。

“到了嗎?”剛睡醒的蕭靈柒臉上都是印子,聲音帶著平常冇有的軟綿綿。

離婚後厲總追妻跪腫了膝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