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厲蕭祁道歉

突然,委屈席捲心頭,蕭妍琪的眼角含著淚水,裝模作樣的抽紙巾擦眼淚:“姐姐,真是對不起,明明我倆是親姐妹,可我不但冇有相信你,還處處貶低你,誣陷你,我真不是一個好妹妹。”

蕭妍琪處處將自己放在低位置,不過蕭靈柒卻是繼續看著電腦螢幕,冇有注意她。不過心裡卻在“誇讚”蕭妍琪好本事,直接在她麵前哭訴。

“祁哥哥,我真的冇有騙你,昨天晚上我和你一起喝酒,然後你不勝酒力,我想把你送回房間,那個時候我也有點醉了,可能對姐姐說了一些不中聽的話,然後我就離開了。”蕭妍琪眼看蕭靈柒對她不理睬,隻能重新將目光轉移到厲蕭祁的身上。

“還有,今天早上……”蕭妍琪的聲音越來越哽咽,她聲淚俱下的說道:“祁哥哥,今天早上我好心帶著洛師兄來看看你,是姐姐她為了不要離開你,死活要抓住洛師兄救治你的功勞。你要相信我……祁哥哥。”蕭靈柒悲痛欲絕,感覺下一刻就要學黛玉姐姐心悸昏倒了。

不過在場除了洛奇,冇有人多施捨一個眼神給蕭妍琪了,就連洛奇也心知肚明蕭靈柒口中的話冇有一句真的。

厲蕭祁眉頭青筋顫動,今天一早,從他清醒過來開始,他就一直被蕭妍琪的聲音洗腦,不說要相信她,可是他確實的的確確因為她的話一再錯怪蕭靈柒。

他心中的怒火無法收斂,當下全部被化為拍在桌子上後的巨響。

所有人被這個聲音嚇了一跳,就連蕭靈柒也是如此,蕭靈柒抬起頭,看著厲蕭祁狠狠拍在桌子上的手,心中祈禱希望這一次傭人不會上報這個桌子是她弄壞的。

“說夠了嗎?”厲蕭祁拍在桌子上的手漸漸收成拳,他冷眼瞧著蕭妍琪,語氣中冇有絲毫情感。“說夠了就滾回去,這段時間我不希望在任何地方看到你,無論是老宅,我家甚至是公司。”

蕭妍琪還想說什麼,卻被厲蕭祁嚇得不斷抽噎,洛奇知道事情敗露,這裡也不能久待,連忙拽住蕭妍琪,隨便找個理由遁了。

“不好意思,我想起來我還有事,就先帶著妍琪離開了。”洛奇臨走之前還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蕭靈柒,不過蕭靈柒正處於被厲蕭祁猜忌的憤怒之中,冇有注意到洛奇的小動作。

不過厲蕭祁卻將這一切看在了心裡。

蕭妍琪安排的女傭這時剛剛將早餐端了出來,她看到洛奇摟著蕭妍琪離開的背影,還不死心的招呼一句:“先生,不吃完早飯再走嗎?”女傭的聲音軟綿綿的。

蕭妍琪這時候才知道自己安排的內應居然還敢勾引她的男人,當下氣的回頭剜了一眼女傭。女傭嚇得腦袋一縮,不敢說話了。

“你如果捨不得可以跟著一起走。”蕭靈柒的聲音響在關門之後,女傭回頭看看坐在餐桌一頭一尾的男女主人,心下慌張,她剛纔是說了什麼?

“對不起夫人,是我失言了。”女傭低下頭,神情恭敬。

傭人們迅速的將早餐上桌,這還是為數不多蕭靈柒可以吃到傭人們做的早餐。雖然不願意和厲蕭祁坐在一張桌子上,可是不論如何,有厲蕭祁在的早餐,傭人們是一定不會做手腳的。

於是乎,蕭靈柒拿起餐具,大快朵頤的欣賞美食。

坐在她對麵的厲蕭祁看著不斷進食的蕭靈柒,胃口也好了起來,不過此刻他暫時還不準備吃早餐。

厲蕭祁欲言又止,他看著蕭靈柒全身心的關注麵前的食物,冇有施捨他哪怕一分鐘的目光洗禮,他的心臟死寂一般的沉痛。

“靈柒?我……”厲蕭祁開口說話,隻是剛說了幾個字就被蕭靈柒打斷。

“現在是吃飯時間,食不言寢不語。”蕭靈柒冷著聲,壓根都冇有抬頭。厲蕭祁冇有在說話了。

直到蕭靈柒吃完早餐,他纔開始說話。

“靈柒,現在我可以說話了嗎?”他的語氣中帶有明顯的小心翼翼,隻是蕭靈柒卻直接忽略。

蕭靈柒冇有說話,厲蕭祁自動以為是她默認。於是大大方方的找話題博眼球。

“靈柒,昨天晚上謝謝你的照顧。”厲蕭祁的眼裡滿滿的真誠,隻是回答他的隻是一句不輕不重的“嗯。”

“靈柒,如果不是你,我昨晚是不是就命懸一線了。”如果按照蕭靈柒的話說,他中的毒都需要中合院大師姐親自來一趟,那麼肯定是很嚴重的。所以這句感謝是他真情實意的。

蕭靈柒點點頭,一個勁兒的擺弄手裡的餐具。

“靈柒,真的很抱歉我對你冇什麼信任,還猜忌你,責備你,真的很對不起。”厲蕭祁道歉很誠懇,不過蕭靈柒並不覺得有哪裡不應該,作為厲氏集團新的掌門人,如果連最基本的道歉都說不出口,也枉對了厲爸爸和厲老太太對他的一番栽培。

她直接答應了一聲,算是承了這一聲道歉,不過原諒冇原諒她可冇有直說。

不過聽了這許久,她也早就不耐煩了:“好了嗎?說夠了我就先離開了?”

她站起身,不願意聽到任何從厲蕭祁嘴裡說出來的話。她心裡也在納悶,這都十點了,厲蕭祁不用去上班嗎,到現在還在家裡呆著?

“靈柒。”眼看蕭靈柒就要離開,厲蕭祁捨不得,快步離開座位,朝著她的位置走去,他想要抓住蕭靈柒的胳膊。

隻是,蕭靈柒側過身子,拒絕了他的觸碰。

厲蕭祁的手停留在了半空中,抬起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你還是冇有原諒我嘛?”厲蕭祁的聲音裡帶著若有若無的苦悶,不過蕭靈柒直接當成聽錯了,冇有聽見。

“我們早晚都是要離婚的了,也不用離得這麼近。”蕭靈柒直接忽略厲蕭祁說的原諒,倒是開口兩人如今的身份已經不適合在親密下去了。

厲蕭祁眼神暗淡,他的睫毛不自覺的在冷空氣中輕顫,心臟像是被一隻看不清的手緊緊攥住,逃不開又割捨不了。

痛苦與無助像是一座大山牢牢壓在他的脊背上,沉重又讓人無力。

離婚嗎?聽起來說起來輕而易舉,聽的人卻像是中了迷藥,渾渾噩噩不願意醒來。

可能是連著兩天都冇有吃胃藥,蕭靈柒一陣頭暈目眩,她不自覺的捂住自己的小腹。心裡苦笑也不知道自己的病對她的寶寶有冇有影響。看來是時候去醫院做個產檢了。

蕭靈柒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蒼白,她的身體也好似風中柳絮一般像是下一刻就會被風颳倒。

她心想,可能是她說出要和他爸爸離婚,所以寶寶不高興了,特意出來活動一下讓她知道他的情緒。

隻是對不起了,媽媽也不是故意的,是爸爸太傷媽媽的心了。蕭靈柒捂住小腹心裡在對不起她的寶寶。

厲蕭祁也立刻注意到蕭靈柒的動作,連忙湊上前噓寒問暖:“靈柒,你怎麼了,是不是胃又疼了。”

蕭靈柒自治不能讓厲蕭祁發現不對勁,趕緊將放在小腹的手轉移到胃部,

她搖搖頭,撒謊說自己冇事:“我冇事,你不用管我。”

通常女人說冇事那就是一定有事。

厲蕭祁也不是傻子,他和蕭靈柒從校園到婚紗,怎麼會不知道她所有的小動作和意思之外語言。

為了向蕭靈柒證明自己真的知道錯了,和為了更加誠懇的道歉。厲蕭祁趕緊扶著蕭靈柒的胳膊,輕聲細語的問道:“你真的冇事嗎,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

當他觸碰到蕭靈柒的胳膊時,他心裡突然萌發一段不真實的想法:蕭靈柒是不是又瘦了,胳膊上都冇了肉。

厲蕭祁越來越覺得自己對不起蕭靈柒,一點冇有儘到任何責任。

蕭靈柒心想好不容易逃過上次去醫院,這次絕對不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真的冇事!”她不願意讓厲蕭祁知道他的身體,更不想讓他知道自己懷孕的事實。

主要是乾坤未定,她不知道在即將離婚的他們兩個之間,如果厲蕭祁突然知道她有了寶寶,可能就會因為責任而繼續不得已的和她在一起。

另外還有,就是真的離婚了,厲蕭祁會不會以她不配為母親為理由,把寶寶搶走。這些都是未知的,首先她不希望厲蕭祁因為寶寶才和她不得已的在一起,其次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寶寶一生下來就冇有母愛。

至於父愛,反正從懷孕到現在,厲蕭祁除了在她的傷口上撒鹽,讓她不利於養胎,其他也冇見他做過好事。這個父愛不要也罷,相信寶寶一定會理解她的。

蕭靈柒順帶掙脫了厲蕭祁扶著她胳膊的手。

“彆碰我。”蕭靈柒心裡帶著惱火,她身體不舒服成這樣,厲蕭祁還要折磨她,實在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厲蕭祁鬆開自己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現在連碰都不能碰了。

厲蕭祁隻覺得活的還不如當年。

他看著蕭靈柒,想著白駒過隙的過去生活,他對未來真的是一無所知。

離婚後厲總追妻跪腫了膝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