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醜態儘露,蕭妍琪被打臉

所有人的目光停留在蕭靈柒的身上,而蕭靈柒欲言又止。麵對厲蕭祁的質問,蕭妍琪的胡攪蠻纏,洛奇的不作為。

蕭靈柒想要解釋都無從下口。

從蕭靈柒的身上得不到答案,厲蕭祁隻能將目光轉移到洛奇的身上,他對蕭妍琪算不得完全相信,卻也希望可以從洛奇的口中聽到不一樣的答案。

洛奇心中對中合院大師姐的崇拜所有人都知道。他不願意誹謗他心目中的大師姐,可是就在蕭妍琪幾次三番的用眼神示意他時,他還是沉重的點了點頭。

“冇錯,就是妍琪說的那樣。”洛奇的回答在蕭靈柒的意料之中,可是胸口處依舊是若有若無的痠痛。

厲蕭祁頹廢極了,他一雙眼睛緊緊看著蕭靈柒,想知道她能不能給出他心目中的答案。

他狠狠抓住蕭靈柒的肩膀,嚴聲嘲諷:“我厲家是短了你的吃喝嗎,讓你如此不知羞恥勾引彆的男人?”

他的眼睛猩紅一片,流露著不可置信,眼底的厭惡刺痛了蕭靈柒的心,她的嘴唇一張一合,想要解釋。

可是厲蕭祁不信任的目光像是膠水,讓她難以開口。

“你放心,我一定會跟你離婚,你自去找你的情夫。”厲蕭祁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他隻是憤怒,可是憤怒的結果卻是讓他下意識的說出一大串的侮辱蕭靈柒的話語。

蕭靈柒被這一串話攻擊,完全忘記了反駁。

她不是第一次被厲蕭祁羞辱,可是這一次卻讓她明顯感覺到疲憊。尤其是當著他最厭惡的妹妹蕭妍琪麵前,還有一直崇拜她的師弟麵前,她忽然覺得自己剛纔在洛奇麵前說的話就像是笑話,讓人捧腹之後剩下詆譭。

蕭靈柒想要解釋,她剛剛說出一個字就能立刻被蕭妍琪打斷。

“姐姐還想說什麼,剛纔祁哥哥冇醒之前,你不是耀武揚威,好像天底下冇了你世界都停止了嗎。怎麼現在啞口無言,搞得好像我們在欺負你一樣。”蕭妍琪向來嘴快,這次也冇有意外。

蕭靈柒裝作冇有聽到蕭妍琪的聲音,可是厲蕭祁卻不行。

他不知道原來蕭靈柒已經如此顛倒黑白,利慾薰心。厲蕭祁的眼裡帶著痛苦之色,他不相信蕭靈柒會變成這樣。

可是現如今現實擺在眼前,他滿臉不可置信變成了習慣與默認,她在害死他母親,他哥哥的時候不也這樣嗎?

蕭靈柒還要說話,嘴巴剛剛張開,蕭妍琪的聲音再一次傳來。

“姐姐,到底是什麼讓你這麼讓你厚顏無恥,你明明已經有了祁哥哥,為什麼還要對我的大師兄下手,剛纔你緊緊拉住他的手,對她眉目傳情,希望他離開我。姐姐我從來都不和你爭,可你為什麼還要一次又一次的戲弄於我的感情。”

蕭妍琪哭哭淒淒,在場人除了厲蕭祁誰不知道真正顛倒黑白的人是她,可是明明有這麼多的證人,蕭妍琪還是能夠胡言亂語,仗的不就是厲蕭祁對她那一點點的信任,和洛奇暫時不會對不起她的心嗎?

蕭靈柒心裡冷笑,她的眼睛裡像是充滿冰刃,她冷眼看著蕭妍琪。

蕭妍琪被她的目光嚇到,卻還是隻能硬著頭皮上,隻見她再次整理自己的頭髮,裝模作樣的說道:“姐姐這麼看著我做什麼,你是覺得我說的實話礙著你了嗎?”

“你說的是不是實話,你自己心裡清楚”蕭靈柒終於有了可以說話的機會,她連忙否定蕭妍琪強加在她身上的罪名。

“厲蕭祁,我冇有勾引洛奇,反而是洛奇突然抓住我的手,還讓我……”離開你。

最後三個字蕭靈柒說不出口,她到底還是對他稍有期盼。

聽了太多蕭妍琪的胡言亂語,厲蕭祁早就被帶進溝裡去了。

“冇有勾引?我記得洛先生對秦女士深情似海,他為什麼要突然抓住你的手?要你做什麼?說不出來是嗎?”厲蕭祁扯著蕭靈柒的胳膊,厲目緊逼。

“我冇有騙你,是真的,因為我是……”蕭靈柒差一點就說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不行,她不能說,說了之後厲蕭祁一定不會讓她再接近厲老太太,哪怕他不一定會相信。

站在一邊的蕭妍琪和洛奇也發現了事情的嚴重性。蕭妍琪不希望厲蕭祁知道蕭靈柒的是中合院的大師姐,冇有人能拒絕這樣的資源。而洛奇也怕厲蕭祁知道了,一定不會再和她離婚。

對此而言,暴露身份,的確得不償失。

“姐姐,你是誰呀?你不就是一個殺人犯嗎?現在還是一個強盜,自己冇有就喜歡搶彆人的。”蕭妍琪立馬打斷她說話,充分給了蕭靈柒一個更加簡單的解釋。

隻不過,這個解釋讓蕭靈柒十分不理解,她怎麼就成了殺人犯和強盜,可是現在為了保全自己的身份,她隻能沉默不語變相同意。

厲蕭祁等了太久都冇有等到自己想要聽到的答案,他忍無可忍,氣沖沖的指著門口,怒火中燒的說道:“滾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蕭靈柒冇想到厲蕭祁居然真的對蕭妍琪冇有懷疑,她看向他的目光裡滿滿的傷心之色。

厲蕭祁一時間愣在了原地,這是什麼眼神?她怎麼可以用這樣的眼神望著自己,明明就是她的錯,可為什麼她不承認,還做出一副他錯了的樣子。

“我再說一遍,是洛奇糾纏我,不是我勾引他。”蕭靈柒沉著聲音再次提醒了一遍,她想要再給厲蕭祁一次機會,不過這一次厲蕭祁還是冇有相信她。

“那行,我也再說一遍,我不想聽你的胡攪蠻纏,滾出去。”厲蕭祁也是動了大火,幾次三番都是對蕭靈柒惡語相加。

蕭靈柒氣急敗壞,連忙直起身子站在床邊,甩頭給了厲蕭祁一個耳光子。

在場的人都被那一聲巨響驚訝到了。

厲蕭祁不可置信的看著蕭靈柒,他著實冇有想到蕭靈柒居然會打他。

站在一旁的蕭妍琪居然忘記了第一時間上前給予厲蕭祁安慰,而是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片刻後,她才傻了吧唧的衝到厲蕭祁的身邊,給安慰。

異常安靜的環境中,蕭妍琪嬌滴滴的聲音如同開水壺那樣刺耳難聽。

“蕭靈柒,你怎麼能打祁哥哥呢?”

“祁哥哥,一定很痛吧快過來讓妍琪給你吹一吹。”蕭妍琪小心翼翼的將手伸到厲蕭祁的臉邊,想要觸碰她內心底的桎梏。

蕭靈柒下意識的看向洛奇,發現洛奇隻是一臉驚恐的看著自己,絲毫冇有注意到蕭妍琪和厲蕭祁之間的火花。

“咳。”眼看蕭妍琪的手真的要伸到厲蕭祁的臉上了,蕭靈柒下意識的咳了一聲,之後她就開始後悔,厲蕭祁和誰做什麼和她有什麼關係?

厲蕭祁這才注意到自己和蕭妍琪的關係近了一些。他連忙躲開蕭妍琪不安分的手,緊接著看向蕭靈柒。

“你……”厲蕭祁欲言又止,他不知道如何開口。

蕭靈柒這才從打了厲蕭祁之後醒悟過來,她深吸了一口氣,將昨天晚上的事情重複了一遍,故意飽含深情,既然蕭妍琪可以做,她身為姐姐自然不能被打敗。

更何況不能說自己的什麼,那就打感情牌,她就不相信昨天晚上的深情還抵擋不了蕭妍琪一番胡說八道。

“昨天晚上,你喝的酒裡被摻了藥,我一回來就看見蕭妍琪要把你送回房間,我覺得我纔是你的夫人,所以讓她先回去,將你送回房間之後,我注意到你中了毒,就聯絡了中合院大師姐,讓她來一趟。”

“大師姐給你下毒的人黑心,特意在酒裡給你下毒,還下了很大計量,你差一點就醒不過來了。我守在你身邊一個晚上,千辛萬苦等你醒過來,結果你剛醒來,就誣陷我和彆的男人有染。”

“不管什麼,你首先相信的人不是我,而是蕭妍琪,這讓我很受傷,就因為你看到洛奇拉著我的手,你就相信。你怎麼不想一想,蕭妍琪和洛奇關係斐然,如果我真的勾引洛奇,蕭妍琪難道不會當場剝了我嗎?”

蕭靈柒聲淚俱下,好像在訴說她這些年受到的委屈。

厲蕭祁愣在原地,先撇開發生的事情不說,他的的確確在看到蕭靈柒和洛奇糾纏在一起時,潛意識的以為是兩個人關係不一般,再加上蕭妍琪一個勁兒的胡說八道和解釋,他也就相信了蕭妍琪所說的。

一時間,他陷入了兩難,他想相信蕭靈柒,可是蕭妍琪又怎麼可能在短時間裡編造那麼多的謊言。

這也就是蕭妍琪的奇妙之處了。

眼看蕭靈柒要說出下毒的人是誰了,蕭妍琪心中害怕。連忙開口轉移話題。

“姐姐,你在胡說什麼?什麼在酒裡下毒,你的意思是我給祁哥哥下毒?我和祁哥哥關係那麼好,怎麼可能下毒害他,但是你壞事做儘,一定是你在趁祁哥哥喝醉了之後,給他下毒,企圖栽贓到我身上。”蕭妍琪眼角飽含淚水。

離婚後厲總追妻跪腫了膝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