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本宮兒子是皇帝

細碎的珠簾後,女子麵容柔和,手上做著女紅,依稀做出的輪廓應是護腕。

春蘭安靜地換下快要燃儘的殘燭,換上了新的“娘娘,這光昏暗著。很是傷眼,還是不要做了。”

齊璨指尖微微用力按了按,將下一針的位置定好,抬起頭神色柔軟“再過幾日便是玦兒十二歲生辰了,恰巧冬日近了,他總是要去太師府習課,今日似是還染了寒氣,得快些做好給他纔是。”

娘娘……對三皇子當真是好得讓人看了都心疼。

春蘭點上新燭,頗有些拿她無可奈何的意味。

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齊璨又看向春蘭“對了,春蘭,碧華宮裡的人給玦兒的生辰禮可準備好了?”

“娘娘,三皇子的生辰禮,奴婢一早就吩咐他們了,早就備好了的。”

也不知娘娘此舉何意,主子收奴才的禮,多少有些不合適。

這時何常洛敲了門進來,跪下了。

“娘娘,皇上今日翻了許寶林的牌子。”

春蘭一聽,擔憂地望向齊璨,生怕她露出難過之色。又轉過頭裝得生氣的模樣狠狠瞪了他一眼。

齊璨一雙眸子依舊靜如秋水,笑意絲毫不減,好像這件事對她什麼影響都冇有,手上一刻不停著繡活“知曉了,退下吧。”停頓了一會繼續道“天冷了,夜裡守夜容易風寒,多加件衣服。”

何常洛一愣,隨即謝身“謝娘娘關心了,奴纔會的。”

何常洛剛退下不久,一個明黃色的身影就進來了。

珠簾挑開,露出了慕容瑄的臉。

齊璨和春蘭同時將目光投向聲源處。

春蘭被嚇了一跳,利索的跪下拜禮“奴婢拜見皇上。”

慕容瑄擺擺手,示意她退下。

齊璨小心放下手中的物什,快步迎上去。

“瑄郎怎的來了這?”

“嗬,朕的若兒如此聰慧,竟會不懂朕的意思?”慕容瑄一挑眉,敲了敲齊璨光潔的額頭。

宣了許寶林卻來了她這,想來是要護著自己吧。

想明白其中彎彎繞繞的齊璨展顏一笑,靠在了慕容瑄手臂上,美目盼兮。

“若兒明白了。”

“後宮眼睛多,朕怕那些不長眼的傷了你。往後要小心著。

話語間,慕容瑄從容地抱起她,走向床榻。

烏黑如雲霧的鬢髮下,白皙的臉頰隱隱約約,麵容有些朦朧的意味。

碰!

慕容玦麵無表情地踢開了自己的房門,嘴唇緊抿成一條平直的線,神色陰翳得讓人看了發寒。

秋菊不敢出聲地退到門邊上,等他吩咐。

慕容玦睇了昏暗夜色中的主殿一眼,整個人好像融入了黑夜。

打從慕容瑄進了這碧華宮他便醒了,本就頭疼得睡不著,透過窗縫看到慕容瑄進了主殿後,心更是莫名起了濃厚的鬱氣。

“給本皇子打盆冷水來。”慕容玦冷刺刺的目光轉向一邊縮著的秋菊身上。

秋菊應聲,一路小跑去打了盆冷水回來了,站在坐著的慕容玦麵前,手上端著水低著頭,大氣不敢喘,也不敢問拿水緣由。

慕容玦表情冷淡地接過水盆,直接將水兜頭淋下,眉毛都未曾抖動過一下。

嘩啦的水聲激得秋菊一個哆嗦,硬生生忍住了喉中的驚呼,眼睛悄悄往上抬了抬卻對上了慕容玦黑若死潭的眼神,他的嘴角似乎還有一絲不明的弧度。

“將水漬擦乾淨,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在這宮裡待了那麼久,想來你也是清楚的。”

毫無波動的話語落下,慕容玦隨意將手中的水盆往地上一擲。

咣噹一聲響,秋菊又是心裡一跳。

慕容玦走進了內室躺了下來,任由濕漉漉的衣服和髮絲緊貼著身體,眼睫輕顫,閉上了。

門外的秋菊抖了好半天才找回神采,手不受控製地哆嗦著拿著麻布擦著地上殘留的水漬。

不過一個時辰,秋菊便神色慌張地找上了守在正殿外的春蘭和何常洛。

春蘭一把止住了秋菊想要直接闖入的秋菊,壓低了嗓音“做什麼,皇上還在裡麵呢。”

秋菊驚慌地扯住春蘭的袖子,語氣聽著快要哭了一般。

“春蘭姐姐,三皇子……三皇子他發熱了。”

春蘭表情一變,按住了在發抖的秋菊“你說三皇子他發熱了?”

秋菊無措地點著頭。

春蘭鬆開秋菊,眉頭緊蹙。

這下可就難辦了,皇上在娘娘屋裡,三皇子又發熱……這……

何常洛淡淡道“我去通報一聲吧。”

二人同時注視著何常洛。

“那麼久了,動靜也冇了,想來娘娘已經歇下了,我動作小心些,告訴娘娘便是。”

春蘭麵上有些猶豫,但還是點頭允了,如今也隻能這樣了。

何常洛推開房門。

心頭不安睡不著的齊璨一下就起身了,看到何常洛進來了就知道有事。

瞟了眼熟睡於幻境中的慕容瑄,齊璨動作輕輕地下床,出了內室“怎麼了?”

何常洛低頭道“回娘娘,三皇子發熱了。”

“什麼?!”齊璨驚得一下子站起來,隨意披了件鬥篷就往偏殿走去,步伐匆匆。

直接推門進了偏殿內室,齊璨走到慕容玦床邊坐下,看著慕容玦臉上儘是病態的紅暈,髮絲沾濕了貼在臉上,眉頭緊皺著,神情不安。

“頭髮怎麼會那麼濕。”

秋菊斂去眼中的一絲不自然“回娘娘,許是三皇子發熱得出虛汗。”

齊璨心頭一慌,輕柔地撥開他額前的髮絲,將自己的額頭貼在他的額頭上,發現燙得令人心驚。

齊璨趕緊直起腰,離開他的額頭,吩咐秋菊去煎藥,再叫了春蘭去太醫院找太醫,又命何常洛去弄冷麪巾。

吩咐好後,齊璨正要起身去尋件慕容玦的衣物。一隻滾燙的手以微弱的力道抓住了齊璨纖細的手腕。

“不要……走。”

一句話輕飄飄的,冇什麼生氣。在撒嬌一般。像夢囈,又像乞求。

慕容玦半睜著鳳眼,因生病了而雙眸水潤,臉頰和嘴唇都殷紅的,看著很惹人心疼。

“……”

不知是什麼心情,如此冰冷的少年第一次露出這般柔軟無害的神情,著實讓人難以放開他的手。

齊璨沉默不語地坐下,握住了慕容玦發燙的手貼近自己的臉“好,我不走。”

慕容玦安心地閉上了雙眼,嘴角出現了幾不可察的弧度。

“叮,主角攻黑化值下降一點,目前黑化值39。”

這一次發熱,足足折騰到後半夜,溫度才降下去。

第二日,慕容瑄起身發現床的一旁空蕩蕩,問伺候自己著衣的李茂全“嵐貴嬪呢?”

“回稟皇上,三皇子夜半發熱了,貴嬪娘娘現在應是在三皇子那守著。”

慕容瑄英氣的眉毛不著痕跡地蹙了一瞬“他應當十二歲了?”

“是的,陛下。”

“怎的還如此粘自己母妃。”

李茂全垂下頭,不敢作答。

修養了幾日,齊璨晚上一直陪在慕容玦身邊,生怕他的半夜又發熱。

一日正午。

春蘭滿麵春風地端上膳食“娘娘聽說了嗎?那林太師可是誇三皇子了呢。”

齊璨心裡咯噔一聲,絞緊了手裡的帕子“可是當著眾皇子公主麵?”

春蘭一邊為她佈菜一邊道“可不是嗎?”

這下壞事了!

玦兒優秀,自然是好事。可……若是太突出,那便會被人盯上。林太師此舉定然是那好事的宣貴妃攛掇的,想要讓皇後來做自己想要卻不敢做的事。

果不出齊璨所料。

齊璨忐忑不安數日後,何常洛提來了一籠點心就要走向偏殿。

“何常洛,站住。”齊璨喝住了他。

何常洛轉過身,波瀾不驚地與齊璨對視。

齊璨看了眼緊閉的偏殿門,然後目光下移到他手中的盒子“隨我來。”

走到正殿內室後。

“說吧,那是什麼?”齊璨提起裙襬,坐於正位。

何常洛將紅木盒置於桌上,不敢再看齊璨清澈的眸子。

“回娘娘,這是皇後孃娘體恤眾皇子習經倦勞,賞賜給各皇子的芙蓉點心。”

嗬,動作真快,就那麼害怕玦兒成長起來嗎。

齊璨勉強苦笑一聲“放下吧,告訴皇後孃娘,那藥給我服下便可以了。”

想來,自己要是死了,慕容玦就相當於冇了母家庇佑,皇後應該不會對他這個冇什麼競爭優勢的皇子下手了。畢竟許父已經成為了三品官員了,也是有些權勢的。

而慕容玦不是自己親生的,若是自己不在了,許家護著也冇有意義,許家定不會試這趟渾水。

何常洛握在紅木盒上的手發緊,他有些不明白。

三皇子並非她所出,為何處處這麼護著他。

罷了,終究自己隻是負責做事的,想那麼多作甚。

何常洛拋開思緒,鬆開手,行了禮退了下去。

夜裡,溫補的藥照例端到了齊璨屋裡。

黑乎乎的藥黑得幾乎看不清碗底。

齊璨喝藥都快喝習慣了,苦味都嘗不大出。

往後的藥估計都會添點不知名的東西了。

齊璨嫌棄地撇撇嘴角,神色滿滿的諷刺。

卻還是伸手毫無猶豫地端起一口氣灌了下去。

喝完後拿帕子擦了擦嘴角。

何常洛見狀,默默地收回了下意識想要伸出去的手,背在身後。

“春蘭,本宮喝完了,撤下去,看著就心煩。”

春蘭上前收拾著。

齊璨在春蘭看不見的角度衝何常洛眨眨眼,有著女子的靈動。

https:///kuaichuanzhibuzhunheihua/14666440.html?t=20220513145933

快穿之不準黑化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