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五行法目

梁昭煌手持狼毫筆,在符紙上畫下最後一筆。

他的雙眼中,有五色光暈閃爍,看到符紙上五行靈力沿著符文流轉,流暢順利冇有出現絲毫意外,麵上不由浮現出笑容來。

“耗費了一個多月,總算將這符籙補全了。”

“讓我來試試效果,希望能對得起我這一個多月的付出。”

梁昭煌將這新畫成的符籙祭起,化成一個五色光暈流轉的光罩,他能看到光罩中五行之力相生流轉,綿綿不絕。

“我冇看錯,果然是枚防禦符籙!”

梁昭煌麵上笑容越發明顯了,在坊市中,一般來說防禦類的無論是符籙還是法器,都要比攻擊類的價值更高些,賣得更貴些。

“如果防禦效果再好些,那店裡就能再多一個暢銷貨了。”

梁昭煌將五色光罩祭出,罩在一個石凳上。

然後,他手上掐訣,靈力催轉手腕上‘五光鐲’,手鐲泛起金光,一道法術‘金刀術’立時斬出,斬在那五色光罩上。

五色光罩輕鬆擋住‘金刀’。

梁昭煌眼中五色光暈越發明亮,他繼續催轉‘五光鐲’,手鐲上依次亮起黑光、青光、赤光、黃光。

水箭術、荊棘纏繞、火球術、地刺術。

五行法術依次攻出,從上下左右全方位的測試一番‘五色光罩’的防禦力。

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對於五行法術的防禦效果,幾乎是金剛符的五倍,在煉氣期中已經是頂尖的防禦力了!”

“就是不知道對其它屬性的攻擊,防禦力如何?”

梁昭煌從袖中取出三枚符籙依次打出。

一道‘風刃’、一道‘雷擊’、一道‘毒雲術’,分彆轟擊在五色光罩上。

五色光罩上泛起道道漣漪,不過在五行之力流轉相生之下,又迅速消弭、穩定下來。

梁昭煌見此,微微點頭,越發的滿意了。

“雖然效果不及對五行法術的防禦,但也不下於一般的高階防禦法器了。”

這新修複的‘五色光罩符’防禦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梁昭煌一時倒是有些猶豫,要不要將它推出市場,還是留在家族中以作家族底蘊。

這時,梁昭煌忽然感覺到腦袋有些發暈,眼前有些發黑。

他立時散去眼中五色光暈,伸手輕揉額角。

“五色佛光又要耗儘了,還是冇有掌握用度問題啊。”

梁昭煌走到一旁,盤膝坐在蒲團上,手上持印,雙目微閉,口中低聲、快速的誦唸起‘孔雀明王咒’來。

“唵摩愉囉訖蘭帝娑嚩訶”

隨著不斷誦唸‘孔雀明王咒’,梁昭煌的意識漸漸進入一片黑暗的空間中。

這空間不知大小,其中隱隱有著一道人影,同樣盤膝而坐,看不清形貌。

梁昭煌卻知道,這裡是他的識海空間,那道模糊的人影正是他的靈魂。

而此時,在他靈魂的腦後,有著一道模糊、暗淡之極的‘圓光’。

隨著他不算誦唸‘孔雀明王咒’,他靈魂腦後的‘圓光’漸漸明亮起來,閃耀著五色佛光。

誦咒三千遍,‘圓光’漸漸穩定,五色佛光充盈。

梁昭煌結束了誦咒,睜開眼來,雙眼中有五色佛光一閃而逝。

“孔雀明王咒!五色佛光!”

梁昭煌此時麵上神色有些莫名。

“我的轉世,和孔雀明王究竟有什麼關係?”

他清楚記得,自己上一世隻是藍星上天朝一個普通人,在一次旅遊中,入廟拜佛,拜的正是孔雀明王佛像。

結果突發地震,那孔雀明王佛像瞬間倒下,砸在他的身上。

等他再次醒來,已經轉世來到這個世界。

這是一個可以修行的世界。

修行者認為,人皆有靈,隻是後天蒙塵。隻要掃去塵埃,覺醒性靈之光,就能感應天地靈氣,踏上修行之路。

而掃去塵埃、覺醒性靈之光最好的辦法,就是研習經典。

隻不過,經典傳承多在各修行家族、宗派手中,他們把持著大部分的修行之路。

梁昭煌這一世出身的梁家,就是一個小小的修行家族。

儘管隻是不入九品的寒門,但也有著傳承的經典‘五符經’,可以讓家族子弟自小研習,從而掃去塵埃,覺醒性靈之光,踏上修行之路。

研習‘五符經’,不但能夠覺醒五行屬性的‘性靈之光’,從而感應五行靈氣,踏上修行之路。

而且,能夠稍稍增強梁家子弟在符文上的感知,也就是符感。

雖然隻是稍稍一點的增強,卻也讓梁家的修士在畫符上都多少有一些天賦。

符籙也成了寒門梁家的一個重要支柱。甚至在縣城的坊市中開了一家符籙店鋪,專門出售各種符籙。

不過,梁家至今四代傳承,數十修士之中,要說畫符最好的,還是梁昭煌。

其中原因,正是因為這‘孔雀明王咒’。

他的前世被‘孔雀明王佛像’砸死,這一世醒來,腦海中就自動浮現出這‘孔雀明王咒’來。

梁昭煌自小誦唸‘孔雀明王咒’,甚至比他研習‘五符經’次數還要多,最後修成五色佛光,化成一道‘圓光’罩在他的靈魂腦後。

這五色佛光有著諸多玄妙,不過受限於他的修行境界,梁昭煌目前隻能將它運轉到自己雙眼中,使得他能夠看到五行之力的流動。

梁昭煌將這稱為‘五行法目’。

正是靠著這雙‘五行法目’,他能夠清楚地看到符籙之中五行靈力的運轉情況,讓他在畫五行符籙時,能夠做到更為清晰、精確的掌控,不但大大提高了成功率,甚至他畫出的五行符籙,往往都比彆人所畫的符籙威力更強一兩分。

梁昭煌所畫的五行符籙,在梁家的符籙店中,都是作為精品銷售的。

不僅如此,‘五行法目’能夠看清五行之力的流轉,常常還能幫他撿到一些漏。

像他剛剛修複的‘五色光罩符’,就是梁昭煌一個多月前,在縣城坊市中撿漏發現的一枚‘殘符’。

當時,他買下那枚‘殘符’,符籙上已經缺失了一小半。

梁昭煌通過不斷地灌注法力,一次次的觀察‘殘符’上五行之力的運轉軌跡。然後,一次次的嘗試接續、修複,最後完成了那枚‘五色光罩符’。

不敢說是完全修複了那枚‘殘符’,但至少讓他小有收穫。

不僅是符籙,還有他手腕上那枚‘五光鐲’法器,也是他通過‘五行法目’撿漏所得。

當時他發現這枚鐲子,表麵看上去隻是一個普通的黑石手鐲。但是,在他‘五行法目’所見之下,卻能看到其中有著充沛的五行之力流轉,甚至形成‘封禁’,將這鐲子自我封禁起來。

梁昭煌將它買下,通過觀察其中五行之力流轉的規律,解開了其中的封禁,然後便得到了這枚‘五光鐲’法器。

這是一件極品法器,通過‘五光鐲’,梁昭煌能夠很輕鬆的、迅速的施展出各種五行法術,大大提升了他的戰鬥力。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