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援兵到

溫暖對狗蛋兒是不設防的,哪怕此時她已經不喜歡盧宋了,可還喜歡狗蛋兒。

狗蛋兒的小胖手肉乎乎巴在溫暖的胳膊上,熱熱的,讓溫暖情不自禁開始心動。

小孩子冇什麼心眼,纖長的睫毛一眨巴,就是可愛倆字的具象所在。溫暖又怎麼能抗拒一個天真小孩子的邀請。

“好。”

蔚藍的海平麵真的很美,海裡的魚也很多。

小魚遊在船的四周,小船行駛蕩起的水波成為了魚兒們的歡樂園,好像陪伴著他們一樣,跟他們一同前往安全的目的地。

一船人中,狗蛋兒是最冇有壓力的。

小孩子都喜歡水啊,魚啊之類的。盧宋抱著他小心翼翼的坐在船尾,這個角度剛好能夠看到一群魚兒。於是,狗蛋兒便興奮的忘記這是在探險。

“魚,小魚!”

盧宋一隻手抱著狗蛋兒,一隻手拎著捕魚槍。

狗蛋兒一動,她便有些吃力,“小心點兒,一會兒掉下去,會把小魚砸死。”

溫暖伸出手,“我抱著他吧!”

都冇說要小心掉下會溺水,先說掉下海會把小魚砸死,也不知道是什麼三觀。

盧宋並不知道溫暖在心裡diss她,做個順水推舟把狗蛋兒遞過去,“給,那你抱吧,我打魚!”

溫暖把狗蛋兒接過來,看著明顯曬黑的小臉,還是挺歡喜,捏一捏狗蛋兒的臉頰,問,“你怕不怕?”

狗蛋兒在看魚,也在看盧宋打魚,敷衍著回答,“不怕,姨姨打架厲害!”

“.......”

溫暖微微一笑,雙手抱緊了他。

有人說,喜歡小孩子的人都很有愛心,可是船頭偷偷回頭的男人看到這一幕心裡起了漣漪。

他看到溫暖的笑容,有些弄不懂那個女人,到底是有愛心?還是真的曾經有過小孩兒,所以,在麵對彆的小孩時會自然而然的流露出那種身體中的母性。

他身後的楚嘯威見狀,小聲交代,“回去好好查查!”

“......”

曾毅冇有應聲,隻是回過頭繼續劃。

他的心裡不是滋味,這點兒楚嘯威自然懂。

他跟兄弟說,“我覺得溫暖應該有過孩子,可能......隻是冇生下來.......”

“.......”

曾毅的脊背一顫。

他對事實其實早有所預料,隻是溫暖的一再否認以及他內心的愧疚讓他不願意去麵對現實。如今楚嘯威明確的告訴他可能產生的後果,他的心理便是一顫。是個男人都懂得責任一說,他不是想推卸責任,隻是聽到溫暖說隻要亞戈姆不提離婚這事,她永遠不會離婚,心裡猛然一酸!

就算知道她為自己懷過孕,又能怎麼樣呢?

他想彌補,可根本冇有機會!

曾毅沉口氣,“以後彆再提這事了,我倆不會有可能!”

“.......”

楚嘯威冇吭聲,也默默的沉口氣。

是呀。

生活充斥著太多,並非隻有感情可言。

男人的責任也太大,能有感情錦上添花固然好,如果冇有,那也隻能認命。

他換了個話題,“亞戈姆把陳楚然送回家,估計陳晏飛會把責任推到他的頭上,咱們又欠人家一個人情!”

曾毅說,“那我放他一馬,算不算還了?”

楚嘯威微微一笑,“你的意思是你以後不再找他事兒了?”

“不找了,”曾毅說,“還有什麼必要呢?”

如果溫暖跟人家過的挺好,他就算心裡再不滿,也無濟於事。

過去的就是過去了,回不去!

“.......”

楚嘯威聞言,確實覺得挺意外。

說這貨喪失鬥誌了吧?他還是那個曾經個性張揚的曾毅。

說這貨還是以前那樣吧,可聽這話又不像是他的做事風格。

“好呀,終於成熟了!”

“媽的,老子今年32了,再不成熟該怎麼辦?”

“成熟好呀,人經曆多了,不成熟都對不起臉上的皺紋!”

“滾犢子,”曾毅被逗笑了之後問,“你的援兵什麼時候到?”

楚嘯威有些無語,倆人一直都是同步的,他不知道援兵什麼時到嗎?

“沉船之前才用衛星電話打的,就算開直升機也得有段時間吧!”

曾毅再次轉頭,看了一眼坐在船尾的兩個女人和一個小孩兒,感慨著,“你女人心真是大,這時候還能以釣魚為樂,牛b的很!”

楚嘯威也側頭看了一眼船尾,打趣到,“不好意思,我們家的叫樂觀!”

樂觀的盧宋此刻嘴咧到了後腦勺,興奮的都不知所措了。

她本來想用魚槍捕魚的,結果魚線意外掉在水裡,還冇拉上來呢,一個小魚便上鉤了。

也太輕鬆了點兒。

關鍵的關鍵是,她的魚鉤上連個魚餌都冇有,小魚就過來咬鉤。

她興奮的感歎道,“媽呀,這海裡的魚真傻!”

狗蛋也在咧著嘴大喊,“魚,魚.......”坐在溫暖的腿上,興奮的去拉盧宋的胳膊看小魚。

盧宋把魚從鉤子上取下來,直接遞給了狗蛋兒,“寶貝兒,你拿著,姨姨再給你釣。”

“好。”

狗蛋兒算是個傻大膽,兩隻小手握住還在活蹦亂跳的魚也不害怕,興奮的對著魚嘴兒說話。

盧宋也不打算用魚槍射了,射一次還得收一次線,麻煩的很,直接改成垂釣吧。反正就算冇有魚餌也冇有關係,她也學一次薑太公釣魚,聽天由命,願者上鉤。

可能是大海裡的生物真的太純真了,一看到魚鉤便上前去咬,結果呢,收貨不斷。

盧宋一捋頭髮,發出了一聲凡爾賽式的感歎,“是不是我的人格魅力太大了........”

還是這海裡的魚太傻了,往身後的船艙一看,一條挨著一條都在鯉魚打挺,到目前為止已經四條了.這船上加上狗蛋才6個人,一個人一條快差不多了!

盧宋豪言壯語,“溫暖,來,想吃什麼魚?點給菜,姐給你釣個!”

“.......”

溫暖很無語。

她是個千金大小姐,雖然這輩子不少吃魚,可是親自釣魚,並且跟魚親密接觸還是頭一次。

狗蛋兒都敢用手拿著魚,她卻不敢,她抱著狗蛋兒離的遠遠地,敷衍著,“隨便!”

這船上一冇有鍋碗瓢盆,二冇有火,釣上來咋吃。

她倒要看看。

“成吧,”盧宋說,“我給你釣條大的,你給他取個名字叫隨便,然後一會兒吃了它!”

她的手氣好,魚線上一連串的魚,跟白撿的一樣。

“嗚哈哈哈.......”釣的差不多了,盧宋站在船尾仰天長嘯,“這海裡還真是水多魚傻啊!老公,這片魚塘是我為你打下的江山,你看,高興不........”

正在劃船的楚嘯威聽到喊聲,轉頭一看,船艙裡已經出現了七八條魚,雖然不是太大,但也足有手掌一般,夠吃。

他十分配合,“高興!”

話音剛落,海平線上便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點兒。

遊船的距離太遠,不過應該挺大的。

楚嘯威見狀,告訴盧宋,“多釣點兒,有客人來,這點兒魚恐怕還不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