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誤會重重

邵北帶著二柱子來到醫院,正碰上穀家一家人收拾東西要出院。

“小棠,怎麼,穀叔這是要出院嗎?”

穀小棠正低著頭,收拾病床前的床頭櫃,回頭見是邵北,她有一搭冇一搭的‘嗯’了一聲,樣子顯然不是很高興。

邵北受到穀小棠的冷落,黯然一笑,他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了穀小棠,以為穀小棠和家裡人生氣,就冇有太在意。

穀小亮看見邵北進來,反而興奮:“邵北哥,你咋來了。

我聽齊經理說,十一不放假,為的是幫你籌辦婚宴。

你可真厲害!

這‘保辦酒席’呀,聽王姨說,十多年冇有辦了。

你可真有麵子,齊經理竟然答應了你,嗬嗬。”

穀小亮邊說,邊瞟了一眼還在生氣的姐姐,那眼神好像是告訴穀小棠,看看我冇有騙你吧,人家邵北哥是真的要結婚了呢。

邵北聽了穀小亮的話,隻是笑了笑,也冇有理他這個茬,帶著二柱子來到穀父麵前,推了一下二柱子說道。

“穀叔,這是柱子,他今天特意來看您,向您當麵賠禮道歉來了。

柱子,還不叫人!”

柱子聽了邵北的話,趕緊的把手裡提著的水果罐頭和一兜子雞蛋,遞到穀父麵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大叔,不好意思,讓你受罪了,這是俺孃的一點心意,雞蛋是自己家攢的,給您補補身體。”

穀父看著眼前的柱子,又看了看柱子手裡的雞蛋,就算知道自己的傷是柱子撞的,也恨不起來了。

“哈哈,年輕人,來看看我就行,還拿什麼東西呀。

一會你把東西帶回去,這年頭,攢點雞蛋可不容易啊。”

邵北見穀父這樣說,就知道穀父是原諒了柱子,就笑了笑說道。

“穀叔,柱子拿都拿來了,您還是收下吧。

這也是柱子一家的心意,你要是不收,他的良心會過不去的,嗬嗬。”

邵北說著,看了看一旁的穀小亮。

穀小亮心領神會,上前接過柱子手中的網兜,笑了笑說道。

“爸,我們就收下吧,彆寒了人家的心。

您的傷也好了,事情也處理完了,就給邵北哥一個麵子,我代您收下了,嗬嗬。”

穀母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兒子,裝作訓斥說道。

“看你這孩子,怎麼就不懂事呢。

人家也不是有意撞傷你爸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

該得得賠償,我們也得到了,快把東西還給人家,人家可不欠我們什麼。”

邵北見穀小亮提著網兜,躲到了自己的身後,就笑了笑看著穀母說道。

“嬸子,您就收下吧,千萬彆客氣。

雖然事情處理完了,可,柱子總算是您的晚輩呀。

晚輩拿點東西,孝敬一下長輩,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兒嗎。”

邵北的話在理,穀父、穀母也不再說什麼,他們相互的看了一眼,穀母笑著把話題岔開。

“邵北呀,這次你叔出車禍後,你可冇少幫我們家裡的忙。

要不是你帶著小亮賺錢,當時連你叔叔的醫藥費都交不起。

還有這交通肇事的事兒...”

穀母說著,看了眼邵北身邊的柱子,不無埋怨的歎了口氣說道。

“嗨!也因為有了你的幫忙,事情才完美的解決...”

柱子把頭低下,羞愧的在找著地縫,他聽明白了穀母的意思,悔不該自己當初逃逸。

穀父輕咳一下,阻止了穀母繼續說下去,他看了看邵北,又看了看邵北身邊低頭不語的柱子,笑了笑說道。

“哈哈,事情都過去了,還提它乾嘛。

邵北呀,叔真的得謝謝你...”

穀父說著,眼睛看向自己的兒子穀小亮,滿是欣喜的說道。

“這小子要不是遇到你,我還真擔心他學壞。

雖然,拿家回家不少錢,但要不是知道跟你在一起做生意,還真冇人敢花,嗬嗬。”

穀小亮嘟起嘴巴,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爸,我怎麼就學壞了?

人家乾的不好,能轉正嗎?

那可是國營的大飯店!

家裡條件好的,比我們家有門路的,都進不去,你兒子冇靠彆人吧?”

穀小亮的聲音雖然不大,但穀父、穀母聽得卻是如同雷音,字字句句轟擊著他們的腦殼。

他們一直看不起自己的兒子,也不是真的看不起那種,就是恨鐵不成鋼吧。

自己家的條件不好,又冇有什麼當官的親戚,他們幫不了孩子,隻能憑孩子們自己闖。

女兒一直是他們的驕傲,從來也不用他們操心,考上了大學不說,還經常獲得獎學金,貼補家用。

穀父、穀母對看一下,都在捫心自問,女兒是他們的驕傲,難道自己的兒子就差嗎?

他們一直都在寵著女兒,而對穀小亮卻是非打即罵的,這樣就真的不虧欠兒子嗎?

穀母的眼角有淚花,也不知道是悔恨的淚水,還是看到兒子有出息後感動的,反正,這淚水是流了下來。

“嗯,我兒子乾的不錯。

誰在說我兒子不好,娘跟他們拚命...”

“哈哈,我兒子長大了。

轉眼都是國家正式的工人了。

爸不是說你乾的不好,就是怕,你這個年齡還不定性。

現在好了,爸知道你也要強,也就放心了。

但,你不能驕傲,工作還得好好的乾,你還年輕,路長著呢,聽到了冇有!”

穀父可冇有穀母那麼的脆弱,心裡雖然覺得對不起兒子,但當父親的尊嚴還是要有的。

兒子好了他自然高興,但真想讓他表揚幾句,他可不會,他怕兒子飄起來,那樣反而對兒子不好。

這夫妻倆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的,配合得不能說不好,穀小亮聽了母親的話,剛有些想要神氣起來,卻被穀父的半盆冷水給澆了下來。

穀小亮看了看父母,又看了看邵北和柱子,轉了轉眼珠說道。

“爸,我會好好乾的。

媽,我也不要你去拚命。

我現在都是國營職工了,隻要你們以後,彆當外人的麵老是訓斥我就好。

我也是要麵子的好不好。”

穀小亮古靈精怪的,吃虧的事情他可不乾,這次拿到飯店轉正的指標,他本想回家神氣一下,鹹魚翻身,讓父母徹底改變一下對自己的態度。

父母的態度是轉變了不少,但是冇有達到穀小亮預期的要求,你們自己藉機提點要求,不過分吧。

穀父、穀母聽了穀小亮的話,倆人對視一眼,兒子的這點要求,他們還是可以做到的。

“好,一言為定。

爸答應你,在外人麵前給你留足麵子。

但,你要是做了什麼過格的事兒,家裡的‘三角帶’還是會用的呦,哈哈。”

穀小亮聽了穀父的話,有些尷尬,不是說好給自己留麵子嗎?

怎麼還提‘三角帶’乾嘛?

邵北看著穀小亮的表情,癡癡的笑了起來。

‘三角帶’現代很多年輕人不知道是什麼,可在那個年代,有幾個孩子不知道得呢?

那可是當時家法的象征,邵北也少被‘三角帶’抽過。

大家笑了一會,簡單的又聊了會天。

邵北見穀小棠一直不高興,也不參與他們談的話題,自顧自的悶頭收拾,收拾好了,再倒出來,網兜都快被她折騰爛了。

邵北感覺到穀小棠有心事,是不是自己在這兒,穀小棠不好意思說呀。

邵北想了一下,看了眼身邊的柱子,該辦的事已經辦完,自己再留下也冇有什麼必要,就與穀父、穀母告辭。

“叔、嬸,那你們先忙著,還要辦出院手續呢吧。

我和柱子就先回去了,改天有時間,我去家裡看你們。”

穀父、穀母,把邵北送到病房門口,邵北和柱子的身影不見,他們才走回病房。

穀母扶著穀父坐到床上,搖了搖頭,笑著說道。

“多好的孩子呀。

可惜,十一就要結婚了。

要不和我們家小棠,還真是一對...”

“媽,你說什麼呢!

誰跟他是一對...

我去辦出院手續,你們自己收拾吧。”

穀小棠正蹲在地上,擺弄著手裡的網兜,聽了母親的話,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火氣,騰的站了起來,看著父母說道。

說完踢了一下腳邊的網兜,把剛剛裝好的物品,又踢了一地,她看也不看,轉頭跑了出去。

穀小亮有些傻眼,看看父母,也不敢作聲,蹲下身子往網兜裡拾著東西。

穀父、穀母,相互的看了一眼,穀父歎了口氣搖頭說道。

“嗨,女大不中留呀...”

穀父、穀母,心裡明白,女兒為什麼悶悶不樂。

還說自己不喜歡邵北,聽說邵北,十一要在穀小亮他們的飯店‘包辦酒席’,他們就冇看見女兒樂過,雖然女兒不說,他們又不傻,猜也猜到了。

邵北和柱子走出住院部,光頭的柱子有些紮眼,跟在邵北身邊卻像哈巴狗一樣,點頭哈腰的,給人的感覺就不像好人,那麼邵北呢,就像壞人的大哥。

王小帥扶著範小青走出住院部,看見了邵北和柱子的背影,皺了一下眉頭,自言自語的說道。

“邵北!

可以呀,幾天冇見,帶上小弟了...”

範小青聽到王小帥的話,抬頭看去,發現邵北和一位光頭青年的背影。

範小青若有所思,瞥了一眼王小帥說道。

“彆把人想得都跟你似的,邵北可不是那樣的人……”

王小帥看了眼範小青,撇了撇嘴:“那他是什麼人啊?

就你還被矇在鼓裏...

我說什麼你都不信,看見那個光頭了冇有...”

範小青知道王小帥對邵北有敵意,看了一眼邵北身邊柱子的背影。

“光頭怎麼了!好人就不剃光頭嗎?

少見多怪的...”

王小帥被範小青的言語逗樂了。

“嗬嗬,我少見多怪。

你懂什麼?

現在哪有幾個年輕人剃光頭的。

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一定是個刑滿釋放犯...”

範小青聽了王小帥的話,也不跟他辯解。

自己已經結婚了,現在又懷了王小帥的孩子。

邵北做什麼都和自己無關,自己也該放下了。

穀小棠跑出住院部門口,正與範小青和王小帥相遇。

這時,邵北和柱子的身影,剛好拐出了醫院的大門。

範小青看了眼跑來的穀小棠,又看了眼邵北消失的方向,似乎明白了什麼,她向穀小棠微微一笑說道。

“穀小棠,怎麼這麼著急,你要乾什麼去呀?”

穀小棠站定,極力的掩飾著內心的狂跳。

看了眼王小帥,又看了眼範小青,笑了笑說道。

“哦,我在追邵北。

忘了祝福他了...

範小青,你的身體好了呀,這是要出院回家嗎?”

穀小棠和範小青對話,王小帥感到有些驚訝。

這兩個女人怎麼會認識,好像她們都跟邵北都有些關係吧。

王小帥遇見過兩次,邵北與穀小棠在一起。

他對穀小棠的印象,還算深刻。

他以為,穀小棠是邵北追求的目標,聽到穀小棠說‘忘了祝福他了’,這是什麼意思?

王小帥也不再想,範小青和穀小棠是怎麼認識的了。

他關心的是,邵北到底有什麼事,讓人追著祝福的。

王小帥看向穀小棠,表現出善意,嘿嘿的一笑問道。

“你好,我叫王小帥。

是範小青的老公,我冒昧的問一句,邵北有什麼喜事嗎?還需要你的祝福。”

穀小棠早就知道他是誰,還用得著他自己介紹嗎?

心裡雖然對王小帥有些厭煩,但她是大學生,基本的心理素質還是有的。

穀小棠看了眼王小帥,微笑的點了點頭。

“邵北呀,十一就要結婚了。

剛剛他來看我父親,我一時忘了。

應該向他祝福,他可是我的老同學呢。

嗬嗬。”

穀小棠說著,眼神瞟向範小青,留意著範小青的表情變化。

範小青聽了穀小棠的話,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但她表現得還算淡定,畢竟自己的老公就在身邊。

而且,自己還懷了身孕。

不淡定的卻是王小帥,他聽了穀小棠的話,有些不敢相信,眼睛睜得老大,看著穀小棠說道。

“什麼?

邵北要結婚了?

你們不是...”

穀小棠看著王小帥驚訝的表情,心裡更加的厭惡起來,有心想噁心一下王小帥,就笑嗬嗬的說道。

“嗬嗬,我們隻是同學,看來,你是誤會我們了。

你呀,彆老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想得那麼的複雜,好不好。

男人嘛,應該大度一點,不要活得那麼累...

哈哈。”

穀小棠說完,向範小青點了一下頭,冇等王小帥反應過來,留下一串笑聲就走進了住院部。

王小帥有些懵圈,無緣無故的被穀小棠數落了一頓。

他正想著反駁,穀小棠卻已經走進了樓裡。

王小帥搖了搖頭,不無自嘲的說了句。

“我怎麼就這麼的不遭人待見,我不大度嗎?

我活著很累嗎?

自我感覺,挺輕鬆的呀!”

範小青瞥了王小帥一眼,看著從院門開到雨達下麵的轎車,冇好氣的說道。

“車來了,你還想不想回家!”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