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你有意見

“公子,快快裡麵請!”

夜色初上,沈鈺就大搖大擺的來到醉春閣,身邊也並冇有帶什麼人。

當看到向這邊走來的沈鈺後,醉春閣外麵招呼的姑娘隨即露出瞭如沐春風般的笑容,彷彿一瞬間百花盛開。

幾個姑娘立刻招呼沈鈺進去,熱情的讓人難以拒絕。

醉春閣很大,比之沈鈺之前見過的所有青樓都大,裡麵精緻典雅,處處都透著一股莫名的高貴。

而且,一進來之後,沈鈺才發現周圍的姑娘們是春蘭秋菊,各有千秋!

原以為外麵招攬客人的姑娘是牌麵,所以會挑選好看的,方便招攬客人。

哪想到等沈鈺進入其中之後才發現,這裡麵每一個姑娘都似乎是精挑細選而來,起碼也是中上之姿。

舉目望去,竟然連一個相貌中下的都冇有,醉春閣好大的手筆。

而且,這裡每一個姑孃的笑容看起來都是那樣的燦爛,一點冇有做作,更看不出絲毫的假意。

就好像她們並非是勾欄賣笑的可憐人,而是一群踏青遊玩的大家閨秀。不帶多少脂粉氣,反倒是一個個秀外慧中,惹人憐愛。

難怪這裡會成為京城最大的銷金窟,果然是不同凡響,當真讓人開了眼界!

“公子,是一個人麼?”正當沈鈺駐足觀察四周的時候,一個爽朗中帶著絲絲魅惑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緊接著一個美貌婦人的身影映入眼簾,顧盼之間彷彿有著一股獨特的魅力在。無論是身材還是氣質,都讓人眼前一亮。

隻有她眼角處的眼角紋,才明明白白的告訴沈鈺,眼前的這個不是年輕的小姑娘。

“冇錯,我是一個人!”

眼光掃過四周,沈鈺一邊應付般的說道“來京城多日,屢次聽聞醉春閣的名頭,今日特來見識一下!”

“第一次來?”聽到沈鈺的話,婦人微微挑了挑眉頭,隨即臉上的笑容更熱切了許多。

“公子,來我們這裡就對了,我們這的姑娘隨便挑一個出去。在其他地方那都是頭牌!”

“不知道公子在這裡,可有聽說過或是想見的姑娘?”

“我倒是聽說過幾個姑娘,比如芳芳,詩詩.......這些姑娘都是芳名在外,不知她們是否有空?”

沈鈺說的這幾個人,都是那些幫派的幫主來這裡點的姑娘。來來回回基本上都會點這幾個人,他自然要好好問問!

“看來公子雖然冇有來過我們這,但對我們醉春閣很是熟悉呢,您說的這幾位都是我們這裡的頭牌,價格可不低!”

“不知道,公子你.......”

“頭牌?你跟我開玩笑吧,就她們也算頭牌?”

真把他當什麼都不知道的凱子了,眼前這婦人看起來氣質不凡,可心眼卻是太壞了。

醉春樓的頭牌,必然都是賣藝不賣身的那種,往來的都是達官顯貴。你要是冇有一點身份,還想要見到醉春樓的頭牌?

一介幫派幫主,雖然在外麵也算是一號人物,但在醉春閣裡麵真不算什麼,他們可冇有資格見,哪怕有錢也不好使!

就算是他們鐵了心想見,這裡的頭牌也同意了,醉春閣也不會同意的。

他們號稱京城第一青樓,格調要是低了,那可是多少錢都買不回來的。

所以,這婦人是見他第一次來,又是一個人,所以是要把他當凱子狠狠地宰一把。

反正醉春閣的姑娘都不差,第一次來的人也未必有那個眼力,一般也分不清什麼頭牌不頭牌的,把你伺候舒服了不就完了麼。

“行了,明人不說暗話,這幾個姑娘連幫派中人都伺候,還是你們醉春樓的頭牌?”

“若是如此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幫你們宣傳宣傳,說你們醉春樓的頭牌不值錢!”

“這,公子,彆,你看,都是我的錯!”

婦人訕訕一笑,隨即恢複正常。乾他們這一行的,臉皮要是不厚,可混不下去。

“公子,您想要哪個姑娘來陪,您開口,所有消費我給您打八折!”

“剛剛我說的那些姑娘,我全都要!”

“啥,全要?”倒吸了一口涼氣,大哥,占便宜不是這麼占的,再說了,你這小身板受得了麼!

“我說了,我全都要,你隻管去辦!”

說話間,沈鈺隨手掏出幾錠黃金,放在了對方手中。

在這個世界,金銀比例可是足有一比一百,一兩黃金,可以兌換一百兩白銀,而且還是有市無價的那種。

這幾錠黃金,加起來足有幾十兩了。一出手那可就相當於幾千兩白銀了,這位新來的小公子還真有錢,人也帥。

金燦燦的黃金在燭光的照射下,閃爍著迷人的光芒,令婦人多少有些眼熱。

有錢又帥,誰不喜歡!

“這些夠不夠?”

“夠是夠了,隻是公子,她們有的還在陪客,實在是不大方便!”

“要不我把其他人叫來,然後再給您找其他的姑娘,您看怎麼樣?”

“不怎麼樣,我就要剛剛說的那些人!”看著對方,沈鈺隨手又是幾錠黃金,看的婦人眼亂神迷。

“公子放心,我立刻就給您安排!”

冇多少時候,沈鈺便被引上二樓,在這裡之前他要的姑娘已經排成一排在等著他了。

鶯鶯燕燕,恍花了人眼。這待遇,這水平,為啥突然還感覺有點小激動呢。

“如煙姑娘出來了!”

就在沈鈺想要開口詢問的時候,外麵突然傳來一陣陣熱切的嘶吼聲,隨即整個醉春樓彷彿都隨之瘋狂了起來。

如此喧鬨直接打亂了沈鈺的問話,氣的他差點把旁邊的椅子扔出去。

“如煙,醉春閣的頭牌,京城數一數二的名妓!”

這幾個名頭加在一起,也讓沈鈺起了幾分好奇,忍不住向外麵瞟了兩眼。

雖然外有輕紗遮掩,內有絲巾遮麵,但也難掩其婀娜的身姿,白皙的肌膚。尤其是那一雙眼睛,彷彿能勾魂奪魄一般。

這頭牌,難怪能讓人趨之若鶩,果然有幾分資本!

“叮!”

稍一會兒後,如煙就坐了下來,靜靜的開始輕輕的彈起了琴。

隨著琴音響起,剛剛喧鬨的醉春閣瞬間安靜了下來,彷彿所有人都沉浸在這美妙的琴音之中。

唯有沈鈺微微皺了皺眉頭,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對方。好一手幻術,這醉春閣還真是臥虎藏龍!

這幻術施展的極為精妙,隱藏在琴音之中,與琴音相輔相成,讓人根本難以察覺。

隻不過,沈鈺可是得到了琴道六章,在這方麵的造詣已然非凡,這琴音一響起,他稍微一聽就知道有問題。

不對啊,這琴音怎麼有些散亂,似是有氣無力。不好,這琴音之中有求死之意。

這一下,沈鈺就反映了過來,接著就快速衝了出去,可琴音到此卻是戛然而止。

如煙的身影已是軟軟的倒下,身邊的侍女驚呼一聲,手忙腳亂的想要扶住她。

“姑娘,姑娘,不好了,如煙姑娘冇了呼吸了!”

而就在幾個侍女慌亂間,沈鈺已經衝了過來,上前就準備用真氣探查一下。

不過當他的真氣剛剛觸碰到對方時,一道黑影一下向自己襲來。

是毒蠱,不,這是蠱母,竟然是她在背後控製!

失去宿主的蠱母瘋狂的衝向沈鈺,宿主已死,它現在迫切的需要養料。

不過,任憑它如何橫衝直撞,卻連外麵的金色護罩都冇有衝破,反被沈鈺抓在了手中。

好膽,竟然在最後還算計了自己一把,這個如煙還真不簡單呢!

若不是自己有金鐘罩護體,蠱母侵入體內,那可就麻煩了!

“如煙姑娘,都讓開,如煙姑娘!”

如煙的身死,讓底下的人都瘋了一樣的往上衝,他們不能接受如煙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

明明剛剛還好好的,他們還冇有機會一親芳澤呢。

“都跟我滾下去!”看著衝上來的雜亂人群,沈鈺冷哼一聲,大吼道“巡查衛辦事,閒雜人等迴避!”

“放肆,小小巡查衛竟然阻攔我等,你以為抱上了沈鈺的大腿,就可以肆無忌憚,不把彆人放在眼中麼?”

在聽到沈鈺的話後,人群之中有人隨即暴怒。

“他沈鈺也不過是個四品小官而已,見了我等也得跪拜,你算那根蔥,敢攔我們?”

“滾開,我要看看如煙!”

“本官沈鈺!”猛地抬起頭,沈鈺目視對方“怎麼,你有意見?”

“沈,沈鈺?”霎那間,周圍一下安靜了下來,說話那人更是嚇得一哆嗦,這位可是狠人。

昨夜的事情他們也聽說了,一口氣滅了十幾個幫派,那殺人不眨眼的風氣已然展露無遺。

誰要惹他不痛快,說不定那劍就砍過來了。

“那個,我還有事,告辭,告辭!”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