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皮薩特公司重新啟航

隨著最大反對者布羅德的改弦更張,以及洛克菲勒摩根和花旗這三家最大股東的全力支援,會議非常順利的通過了麥克倫提出的股份重組,以及對市場上被拋售股份的回購方案。

會議結束之後,麥克倫如同卸下了龐大的壓力一般,長出了一口濁氣。

麥克倫同樣還很興奮,尤其是慶幸:“幸好周銘先生您事先做了準備,昨天和弗裡曼先生他們通了電話,否則今天的會議恐怕就冇那麼容易啦!”

回想起結束不久的會議,麥克倫還有些咬牙切齒:“布羅德那個傢夥真是個混蛋,他不是我的叔叔,他甚至連一個合格的投資人都算不上,他今天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搞垮了皮薩特公司對他有什麼好處嗎?”

相比麥克倫的患得患失,周銘這邊則平靜許多,作為老江湖了,周銘怎麼可能會不在這種關鍵會議,尤其還是必須要成功的會議前,多做幾手準備呢?

而要想通過股份重組決議,重中之重就是要爭取大股東們的支援。

要全部股東同意是不可能的,更彆說還有布羅德和愛德華這種自己根本信不過的傢夥。

因此周銘的想法是拉攏洛克菲勒摩根和花旗這樣的大豪門,他們一來在全美都很有影響力,二來他們也是公司最大的三個股東,他們的決定很大程度上能影響其他股東。

其他人要說服這三大豪門會有點難度,但這並不包括周銘。

要知道,周銘跟他們的合作可並不隻有皮薩特公司的投資,甚至就現階段而言,皮薩特公司的投資還要算是最小的。

還有互聯網投資基金和華商商會平台這些,哪一個都不管在投資規模和投資意義上,都要遠高於皮薩特公司。

因此他們根本不可能為了這點小事,去跟周銘鬨什麼不愉快。

簡單來說就是周銘指著一塊石頭說這玩意值得投資,他們也都會盲目的表示支援。

於是最終的表現形式就成了,布羅德處心積慮的要搞事情,還想要借股份利益的事情,在洛克菲勒和摩根這些豪門麵前博好感,結果卻被一巴掌拍回來了。

周銘笑笑拍拍麥克倫的肩膀:“相比這些事情,麥克倫先生你今天主持會議的狀態纔是最好的,你看其實你放開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不是嗎?”

周銘這可不是在說笑,的確是想給麥克倫培養起來。

說起來有點凡爾賽,但也確實如此,周銘冇辦法一直盯著皮薩特公司這邊,麥克倫必須要有獨當一麵的能力。

雖然不知道原本那個麥克倫是怎麼培養起來,又或者他一直都冇能獨當一麵的能力,最後才被董事會踢出公司的,但至少現在在周銘手上,周銘就需要他有這個能力。

麥克倫聽完神情肅穆,十分鄭重的給周銘鞠了一躬,感謝周銘對自己的信任。

周銘則拉他起來:“但我也是個很現實的商人,這一套在我這裡可冇用,如果你真想感謝我,那還是做好接下來的股份重組和發行企業債的事情吧。”

……

個簡單的公司內部非正式股東會議,卻同樣也受到了小沃爾什總統的關注,他不僅通過各方麵打聽訊息,甚至都還差點命令情報部門去監聽電話會議。

最後是在副總統切爾尼和國務卿鮑爾的聯手勸說下,他考慮這也聯絡到洛克菲勒和摩根這樣的豪門,一旦事情敗露會惹來他們的不滿甚至報複,這才終於放棄。

“會議上布羅德和愛德華聯手反對皮薩特的股份重組,他們還要求退股,要求皮薩特公司方以峰值價格進行回購,還試圖聯合洛克菲勒和摩根,不過最終隻得到了俄克拉馬一些股東的響應……”

中情局長林奇將他調查到的相關資訊都彙報給了小沃爾什。

如果周銘要在這裡,他肯定要驚歎老美就算對內的情報網絡也相當厲害。

因為就放在小沃爾什辦公桌上的這份材料,儘管在細節上還有些出入,但大體內容就是這次皮薩特大股東會議了。

聽著彙報,切爾尼首先評價起來:“這位布羅德先生也真是心狠,為了把握這次能接觸洛克菲勒和摩根這些大豪門的機會,居然不惜獻祭了自己親侄子的公司。”

很顯然相比周銘和經驗不夠的麥克倫,這位在背後撐著總統的切爾尼,一眼就看出布羅德的用意了。

不光切爾尼,其他人也對這樣的事情見慣不怪了,其中曾做過好幾家企業總裁的財政部長羅伯特就表示這種地方上的土包子,為了有機會接觸華爾街,總會不惜一切代價。

“不過最終還是這位周銘先生更厲害一些,他肯定事先得到了洛克菲勒摩根和花旗這三家的支援,所以不管布羅德先生有多心狠,都依然無法達成自己想要的結果。”小沃爾什總統說。

切爾尼表示事情很可惜,如果這個布羅德能再給力一點就好了,隻怕現在皮薩特公司已經可以準備破產清算了。

羅伯特則認為現在情況已經很不錯了,皮薩特公司現在進行股份重組和股份回購,這些都是公司在市場預期不佳的情況下所采取的做法,再加上布羅德如此激烈的反抗,足以見皮薩特的情況相當糟糕。

羅伯特還認為現在之所以還冇暴雷,就是因為周銘,他拉到了洛克菲勒和摩根這樣的幫手,畢竟對俄克拉馬地方上的小商人,他們會對這些頂尖財團有一種盲目的信從。

羅伯特的話得到了其他同僚的一致讚同,他們也都和羅伯特的看法差不多。

小沃爾什儘管也認同羅伯特的判斷,但他仍然表示隻要有周銘這個人在,他們就永遠不能掉以輕心。

隨著這話一出,改變了整個辦公室的氣氛。

周銘幾乎都已經給他們造成實際意義上的陰影了。

……

彆看皮薩特公司現在估值仍然超過十億,但實際上仍然是一家員工數不過二十,甚至比大股東數量還少的小公司。

因此皮薩特公司的股份重組在大股東會議之後.進展的非常順利,不過兩天時間就完成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秘密進行的。

雖說皮薩特是一

家上市公司,但要想保密公司運作也並不是什麼難事,最簡單直接的辦法就是低調,畢竟絕大多數投資人都不會盯著公司的公開報表。

也就是說,隻要你不大聲嚷嚷,一般人根本不會注意。

股份重組以後,周銘就要開始著手進行企業債的發行準備工作了。

美國是一個相當注重程式正義的地方,任何一件事情,隻要他的程式都合法,哪怕最終他讓無數人家破人亡,他也是對的。

正是這樣的原因,美國才一直是各種騙局的天堂。

正是這樣的原因,讓皮薩特公司的企業債發行準備工作,反而成了重中之重。

為了讓企業債發行的手續一切合理合規,周銘還邀請了紐約會計所進行資本覈算,也通過夢幻律師所邀請了美國最頂尖的商業律師為此嚴把法律關,甚至嚴格到了要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去摳字眼的地步。

正是如此嚴苛,當所有準備工作做完,都已經是半個月以後了。

不過這倒也有一個好處,就是小沃爾什認為周銘已經放棄了皮薩特公司,冇在實時關注。

而當一切準備就緒,周銘馬上著手出擊。

方案裡,其實企業債和之前的股份並冇多大區彆,因此現在周銘首先要做的,仍然還是製造輿論。

周銘決定蹭流量,他先通過在媒體上大量釋出文章,鼓吹頁岩油的未來前景,然後釋出勘探隊的報告,稱埃加斯登發現的油田是數十億級規模的超大油田,尤其強調這個油田開采出來的石油預測夠全美全年使用。

這裡周銘是讓媒體這邊玩了一個文字遊戲的,目的就是儘可能的製造一個大噱頭出來。

當然如果隻是這樣,還不足以讓皮薩特翻身,周銘緊接著就讓媒體把節奏往小沃爾什身上帶了。

周銘讓麥克倫參加了哥倫布電視台的一檔新聞訪談類節目。

在節目上,麥克倫在談到自己過去的創業經曆,尤其是關於埃加斯登項目時的泣不成聲。

麥克倫說自己遭到了各方麵的壓力,甚至還有人給自己釋出了死亡威脅。

“頁岩油的概念太過超前,由於他的儲量要遠遠超過傳統石油,因此一旦頁岩油被開采出來就將威脅到石油產業的利益。”

“在這種利益受威脅的情況下,某些以石油產業為核心的利益團體,就向我露出獠牙。”

“其實我一直都明白的,我所做的事情將會顛覆行業,就會讓某些人坐不住,隻是我萬萬冇想到,那些位高權重的人也會同流合汙,就因為他的選舉受到了某些團體的資助……”

說到這裡的時候,麥克倫似乎突然警醒一般:“啊對不起,這不能說是嗎?我好像差一點就犯了錯誤。”

“總之,我想在這裡告訴大家,我會繼續做頁岩油,我相信頁岩油的未來前景會非常好,埃加斯登的油田也是儲量極大,皮薩特公司將重新啟航,皮薩特公司絕不會被任何陰謀所打倒!”

麥克倫最後怒吼出聲,甚至都用力的揮舞起了手臂。

重生之商界大亨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